【人物】晶鑽謝佳憲:打造臺灣醫美線材一「線」奇蹟!臺大畢業醫師引領未來顏值科技

2021/12/18
【人物】晶鑽謝佳憲:打造臺灣醫美線材一「線」奇蹟!臺大畢業醫師引領未來顏值科技
皮膚專科醫師謝佳憲,看準「線雕」將成為第三波微整市場新主流,在2014年32歲這年創業成立晶鑽生醫,並歷經快5年成功開發自有品牌線材,讓臺灣擠進了未來全球「線雕」醫美市場的耗材主要供應國之一。

People|人物 Vol. 89 2021-10

臺大畢業醫師引領未來顏值科技
晶鑽謝佳憲:打造臺灣醫美線材一「線」奇蹟

皮膚專科醫師謝佳憲,看準「線雕」將成為第三波微整市場新主流,且全球競爭廠商還不多時,在2014年32歲這年創業成立晶鑽生醫,並歷經快5年成功開發出足以取代進口、品質更好、價格更具競爭力的自有品牌線材,不僅是臺灣第一個、也是唯一本土自主研發及製造的拉提線材,更讓臺灣擠進了未來全球「線雕」醫美市場的耗材主要供應國之一。

撰文/劉馨香


10月初,臺灣疫情才稍放鬆警戒,生技醫藥類股興櫃企業中,致力於次世代醫學美容科技的晶鑽生醫(6815),舉辦了自有品牌「Miracle Thread提美拉外科用可吸收性縫線」全品項線材上市發表說明會。

站在台上進行產品教學簡報的晶鑽生醫創辦人暨總經理謝佳憲,本身是畢業於臺大醫學系的皮膚專科醫師,外型相當帥氣,談吐穩重。

從當皮膚科醫師到創業以來,他就經常進行教學,將自己從事醫美執業的經驗傳遞給有興趣的醫師們。

如今,以晶鑽成功自主開發的埋線拉提(線雕)線材為核心,謝佳憲還透過在平台社團裡每週直播的方式教學,其兼具教育訓練與行銷通路的《埋線誌》平台,已經匯集了全臺約600位醫美醫師,培訓出十幾位講師的團隊。

據統計,全臺灣整形、皮膚科專科醫師約1,700多位,但投入醫美市場的醫師達1.2萬多人。謝佳憲和「線雕」如炫風一般,創下了堪稱時下臺灣醫美界最夯、最流行的社群平台和話題。

生技小辭典»認識「埋線拉提」
埋線拉提(線雕)是一種超微創手術,被視為繼肉毒桿菌、玻尿酸/電波拉皮後的「第三次微整形革命」。
    醫生利用外科手術使用已久的可吸收縫合線,將縫線植入真皮層或固定於筋膜上,通過收拉這些縫合線來「拉緊皮膚」,造成物理性的拉提、緊實效果。埋線拉提一般傷口僅針孔大小,線材約6~12個月會逐漸在體內被分解吸收,亦能刺激皮膚下的膠原蛋白增生。


晶鑽生醫在10月初舉辦了自有品牌「Miracle Thread提美拉外科用可吸收性縫線」全品項線材上市發表說明會,創辦人暨總經理謝佳憲站在台上進行產品教學簡報。(攝影/鄔麗.巴旺)

引領拉提醫美市場第三次大革命

近2、30年來,微整形醫學美容在全球引起風潮,上海證券研究所統計全球醫美市場規模至2020年已達1,500億美元,預估到2022年將達到1,800億美元。

而微整形已經佔據了近年來美容醫學的幾乎全部增量,目前中國微整拉提已經佔據1/3市場比率,未來仍有五倍以上成長空間,手術醫療美容增長則停滯甚至負增長。

現代醫美市場趨勢也有三大革命,第一次革命是肉毒桿菌問世;第二次革命是玻尿酸和電波拉皮出現;第三次革命是線雕和音波拉提。

毫無疑問,在微整型市場中,線雕拉提和複合式微整療法已經成為新風潮。未來,在拉提醫美醫材市場,肉毒、玻尿酸、線雕已被認為將三足鼎立。

目前,臺灣經衛福部核准了5款合法線雕線材,晶鑽打破了進口壟斷,是唯一由臺灣自主研發與製造的廠商,且在價格、品項、性能上都更勝一籌。

最重要的意義是,臺灣在線雕醫材上已能自有掌握開發、生產技術,再結合醫師豐富的臨床經驗,不僅可開創臺灣醫美產業高附加價值,且有機會進軍國際,甚至超越日、韓, 在全球醫美市場占有一席之地。

晶鑽也在謝佳憲與董事長賴柏如夫妻檔的努力下,整合了國內精密製造業者,從上游到下游打造了一條完整的供應鏈,希望在全球醫美市場上創造臺灣自己的品牌。

典型乖乖牌  上臺大醫科始探索人生

頂著臺大醫學系畢業、皮膚專科醫師的謝佳憲,在32歲那年決定創業,今年正好是40不惑之年。不過這一「線」奇蹟,其實和他在上大學以前的人生風格完全迴異。

一張明星臉孔、都會貴族氣十足的謝佳憲,其實是在純樸的彰化長大,小學時曾是網球校隊成員,一路打到縣冠軍,但家族裡有奶奶、媽媽、姑姑等好幾位成員都是老師,為他指引了一條穩健的好學生路線,謝佳憲在國、高中時,天天用功唸書,甚至連同學揪團出去玩都不會參與,是大家眼中的「乖乖牌」模範。

高中時,謝佳憲一度因為對物理很拿手,想當物理學家,但對於未來的發展方向,他其實也沒有特別的主見。因此,選擇大學校系時,成績頂尖的他,也就順著家人和社會的期待,進入了眾多學子心目中的第一志願――臺大醫學系。

不過,謝佳憲說,「其實在聯考結束後,我赫然感到恐懼,我發現,自己除了唸書之外什麼都沒有,忽然間,我不知道要幹嘛。」

於是上大學後,謝佳憲便開始積極地交朋友、參加活動。有一天路經慈幼社,被同學喊住,他就跟著同學加入慈幼社到偏鄉國小帶小朋友;又因為想認識更多朋友,來到吉他社而練出彈吉他的興趣。在探索自身的同時,謝佳憲的視野漸漸開闊,也愈來愈有主見。

謝佳憲笑說,「上大學以前,我是很典型的臺灣乖學生,大學時,變成典型的不唸書學生,畢業後,又成為很不典型的醫師。」

進口醫美耗材昂貴  皮膚科醫師決定創業  

謝佳憲也不是一開始就想選皮膚專科。

在學校學習時,他其實憑著想像而偏好走外科路線,直到進醫院實習,謝佳憲看著學長每天在手術房的工作就是在找腫瘤、切除腫瘤,週而復始……

他發現這樣的生活實在無法吸引他,此外,在醫院中親自面對與深刻感受人類對病痛與死亡的無助,常令他的心情相當沉重。

相對地,皮膚科較少有沉重之感,除了各式各樣的皮膚疾病看診外,當時另一塊醫學美容領域正風生水起,皮下填充、雷射、拉皮等各種技術推陳出新,謝佳憲對此感到新鮮、有趣,也覺得很有挑戰性。

謝佳憲表示,投入治病或醫美,是「讓人活著」和「讓人活得開心、生活品質提升」的差別,「我覺得活得開心更令人嚮往,也是時代的趨勢。」

於是,謝佳憲最先從投資醫美診所開始,在過程中,他觀察到消費者很願意花錢在容貌上,而且人的年紀只會愈來愈大,對醫美的需求可說是源源不絕,「抗衰老」的市場龐大、也很有潛力繼續成長。

另一方面,謝佳憲也觀察,醫美的售價雖高,但成本也相當高昂,其一是醫師薪水,其二就是花費在耗材上。耗材屬於醫療用品自然較貴,但仰賴進口、競爭者少,更是價格居高不下的原因。

謝佳憲看好醫美市場的發展,也思考著自己生產醫美耗材、取代進口的可能性,就在心中埋下了日後創業的種子。

發展自成一格的  埋線拉提手法

謝佳憲創辦晶鑽生醫的具體契機,則是源自他對埋線拉提的研究。

謝佳憲表示,當時對抗肌膚鬆弛、下垂的拉皮技術只有兩類方法,其一是手術拉皮,另一種則是電波拉皮。許多不敢動刀的人,會選擇電波拉皮,然而,其效果並不明顯,讓許多客人的期待落空,謝佳憲時常苦思要如何兩全其美。

在2010年代,韓國流行起臉部埋線拉提技術,看起來似乎是個解方。

謝佳憲也對此技術感到好奇,究竟是如何將線放入皮膚,又是如何達到拉皮的效果?

但是,謝佳憲也坦言,「廠商對埋線的方法指引不夠明確精細,醫師一開始不太會做,一些線材也會發生臉凹凸不平、線滑脫等各種問題,常常被客訴困擾!」

但這些問題也開始引起謝佳憲想挑戰的意志,他不斷嘗試、調整,甚至每天半夜腦袋也轉個不停,深思如何改進。

苦思歷經半年,謝佳憲逐步發展出自成一格的埋線拉提手法。

不過,雖然已掌握技術,但其所需搭配使用的線材,還是仰賴國外進口、成本昂貴,謝佳憲進一步希望能自主開發和生產線材。

謝佳憲說明,埋線拉提使用的是外科手術使用已久的可吸收性縫線,而縫線上的加工處理(產生不同形式的倒鉤)為拉提線材的特色,不同倒鉤的數量、角度、深度,都會影響到拉提的效果。

但是謝佳憲對於如何在縫線上切割沒有概念,他還曾打電話至臺大、清大、交大等大學詢問,不過都沒有得到相關資訊。

進修醫學工程博士  決心立足線雕線材 

但開發線材之事,一直惦記在謝佳憲心中。

直到2013、2014年間,謝佳憲因緣際會認識了一位臺北科技大學的生物醫學工程學系教授,一次談話時他提了一下,沒想到教授馬上回答:「這很簡單,就是電子業的顯微切割!」

於是,一場產學合作就此展開。謝佳憲不僅與教授從手動的「製線機」開始,找尋合適的刀片、設計機器如何切割,再到線如何移動、轉動等等,自己更為此重回校園進修生醫工程博士。

謝佳憲的自研線材「提美拉外科用可吸收性縫線」(Miracle Thread),其原料採用來自比利時的聚對二氧環己酮(Polydioxanone, PDO)可吸收性縫合線,不但通過檢測不會引起細胞毒性,再經切割產生45度角倒鉤,其特色是具有360度環繞的雙向倒鉤,可以有效支撐及加強拉力。

謝佳憲將此獨創的「蜜拉克拉提」(Miracle Lifting)寫成文字申請了專利保護,並下定決心要立足於線雕線材研發,於是在2014年11月正式成立晶鑽生醫。

從眾人欣羨、高收入的醫美執業醫師,轉身投入充滿風險的新創企業,讓家人一度很不理解。

但謝佳憲勇往直前,「臺灣每年進口拉提線材就高達6~7億新臺幣,這是未來5~10年將持續成長的市場」,公司一成立,他馬上投入自動化量產製程開發,於2015年完成開發半自動化機台、達成量產能力後,他緊接著挑戰耗時的法規認證。

「提美拉」歷經三年多的申請,以及完整臨床實驗驗證,於2018年正式獲得衛福部食藥署(TFDA)第二等級醫療器材許可證。

相較衛福部核准的其他合法線雕線材中,「提美拉」在生物相容性、最大限度的可塑柔韌性、安全性、緊緻性、多規格、恢復期與副作用等,皆超越現有的進口產品。

製線機也從原先產能一個月3000條的半自動化機台,現在提升為全自動化機台,產能可達到一個月兩萬條,滿足臺灣目前的銷售需求(一個月八千到一萬條)。若以出廠價每條平均約3000臺幣計,「提美拉」已經開始貢獻公司可觀的營收。

自研、自製、自銷、自教  600醫美醫師通路大平台

謝佳憲在開發第一代「提美拉」後,仍馬不停蹄地持續研發,以帶動線雕技術的升級。第二代「提美拉」新增兩款產品,並於今年4月獲得TFDA同意核准新增醫材規格並延長保存期限。

不過,謝佳憲坦言,法規辦證過程中其實有不少挫折,「臺灣TFDA審查很嚴格,審查有意見,或需要補件,特別是補件來回常就是半年,這中間會很Suffer (折磨),感覺前途茫茫,投入研發是有風險的……」。

謝佳憲因此表示,臺灣其實擁有優良的技術實力,但因為市場規模小,加上法規辦證不順利,少有人願意投資、研發。

「但我們的線材,是自己研發、生產、銷售,最後還自己提供教育訓練,形成完整的一條龍式服務。」

謝佳憲強調,相較許多代理商進口產品,一來不是自己做的產品,二來沒有固定的講師。擁有自有技術與產品的晶鑽生醫,對教育訓練所下的紮實功夫與代理品牌有強烈對比。

謝佳憲親自做教學,至今教過的醫師至少上百位,如今事業規模逐漸龐大,他轉而以《埋線誌》臉書社團,每週直播的方式持續教學,經營至今吸引約600位醫美醫師,並培訓出十幾位講師團隊。

而這樣的醫師大平台,同時也成為晶鑽最強的自有通路,「我們未來研發的產品,也都能由此平台跟醫師們交流。」

謝佳憲強調,現代醫學美容導入線雕技術或其他非侵入技術,在臺灣其實才正在興起,需要快速且大量培訓醫師的專業技術與經驗,晶鑽將致力扮演上游材料供應與技術整合的平台,與醫師共同開拓市場商機。

晶鑽生醫更從2019年開始,每年年底舉辦「金線獎」比賽,吸引包括皮膚科與整形科菁英醫師,以提美拉線材切磋技術,促進線雕領域的技術與市場發展。

而「提美拉」挾臺灣自主創新技術,三款產品相互搭配提升了臨床應用的廣度與深度,補強了現有產品的缺口。產品也於今年榮獲臺北市政府與全國商業總會舉辦的第三屆(2021)「品牌金舶獎」30強。


謝佳憲在開發第一代「提美拉」後,仍馬不停蹄地持續研發,今年又新增兩款不同規格的第二代「提美拉」產品。(攝影/吳培安)

盼國際醫美舞台  臺灣品牌有一席之地

「提美拉」現在除搶攻國內市場外,晶鑽將眼光放遠至未來10年,正積極布局海外市場。歐盟CE認證申請已於約兩年前提出申請,也準備好明年申請美國FDA與後年申請中國核可,再進攻東南亞市場。

謝佳憲表示,線材的開發具有一定門檻,競爭者少,因此,線材不容易被取代,未來前景佳,但凡需要仰賴醫師專業的產品,推廣都需要時間,銷售量也不會突然爆發,而是穩定逐步成長。

此外,「提美拉」線材不僅能用於醫美領域,也有望在外科手術領域競爭,因其具有倒勾的特色,可不用打結,也能縫得比較緊,傷口較不易裂開。目前,正在榮民總醫院進行臨床試驗中,將申請新增適應症。

透過自有品牌與代理雙軌併進的商業模式,晶鑽除了提美拉線材,也獨家代理韓國原廠的「UTIMS 音波治療儀」,並推出保養品品牌「S+DIAMOND鑽美肌」,自主研發多樣的保養品產品。在多重營收挹注下,晶鑽營運邁向快速成長,也在今年1月順利登上興櫃。

現在,公司管理、行銷、業務等商業面由金融業出身的賴柏如負責掌管,謝佳憲則更專注負責技術、研發與教育訓練的專業面,夫妻檔創業各司其職。

而「提美拉」奇蹟上「線」後,「覺得研發有趣、好玩」的謝佳憲,目前正與臺北科技大學合作開發聚乳酸顆粒植入劑,也放眼其他醫美醫材。

謝佳憲希望,晶鑽持續擴展產品線,擴大落實自主研發技術,以成為更完整的醫美醫材供應商,讓臺灣品牌在國際醫美舞台中佔有一席之地。


Profile:謝佳憲

現職
•    晶鑽生醫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    蜜拉克拉提專利發明人
•    晶鑽生醫創辦人
•    鑽美肌保養品創辦人
•    臺灣皮膚科醫學會會員
經歷•    出版《線雕》_2020年
•    出版《微整形技巧攻略》_2018年
•    臺北市立仁愛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_2010~2013年
學歷•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士
•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生物醫學工程學系博士候選人

>>本文刊登於《環球生技月刊》Vol. 89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