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後默沙東、輝瑞!Atea口服抗新冠藥 2期臨床失利 股價狂瀉66%

2021/10/20
落後默沙東、輝瑞!Atea口服抗新冠藥 2期臨床失利 股價狂瀉66%
美國時間19日,Atea Pharmaceuticals與羅氏(Roche)表示,其C型肝炎候選藥物AT-527,作為新冠病毒(COVID-19)暴露後預防性口服抗病毒藥物,其臨床2期研究顯示,AT-
美國時間19日,Atea Pharmaceuticals與羅氏(Roche)表示,其C型肝炎候選藥物AT-527,作為新冠病毒(COVID-19)暴露後預防性口服抗病毒藥物,其臨床2期研究顯示,AT-527無法有效清除COVID-19病毒量,未達期中試驗目標。消息一出,Atea股價狂瀉66%、羅氏則下跌1.5%。
 
目前試驗結果也顯示,Atea與羅氏在抗COVID-19病毒口服藥競爭上,已遠遠落後默沙東(MSD)已向美FDA提交EUA申請、原預計開發為流感抗病毒藥物的molnupiravir、和輝瑞(Pfizer)的實驗性口服蛋白酶抑制劑PF-07321332。
 
Atea表示,由於研究中近三分之二的患者症狀輕微,沒有潛在的健康狀況,整體研究人群中又包含接種COVID-19疫苗的患者,因此可能是與安慰劑相比,無法產生顯著降低病毒量的原因。
 
Atea也正在考慮其後期試驗的目標患者群體,改為納入未施打疫苗的高風險群體,使其臨床試驗與MSD的molnupiravir更接近,不過Atea表示,更改後的試驗,最快也要於2022年下半年才能獲得所有數據。
 
AT-527最初是Atea作為C型肝炎治療的候選藥物,Atea認為該分子干擾病毒RNA聚合酶從而抑制病毒複製能力,可能對COVID-19有效。
 
Atea便在去年啟動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組MOONSONG 研究,招募220名COVID-19輕度、中度症狀的非住院患者,以測試AT-527在第七天降低患者體內病毒量是否比安慰劑更好。
 
同年10月,羅氏也與Atea雙方宣布,將攜手聯合開發、生產和推廣Atea研發的口服抗新冠病毒藥物。
 
Jefferies分析師Michael Yee表示,這次挫折顯示COVID-19藥物的研發可能的危機,因此也再次提升了疫苗使用的重要性。
 
資料來源:https://www.biopharmadive.com/news/atea-roche-coronavirus-antiviral-drug-fails/608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