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蘇拾忠:生技創投榮景不再 醫材或成新出路

2021/10/09
【專題報導】蘇拾忠:生技創投榮景不再 醫材或成新出路
大眾應該要認知生技公司本質就是跟電子公司不同。

大眾應該要認知
生技公司本質就是跟電子公司不同


撰文/吳培安、彭梓涵

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臺灣生技發展在5~10年前曾有一段榮景,當時團隊容易找到很多資金、興櫃也非常方便,大概是在基亞上市到浩鼎解盲,之後就一直低迷到今天,這是我最大的感慨。

美國的生技公司之所以那麼活潑,是因為具備完整的「接棒式」資金供應鏈,學研機構的科學家一拿到專利就創業,爭取大約幾十萬美元的天使投資,到了臨床試驗階段就可以股票上市、被併購、或是由大藥廠接手開發。只要不是技術不好、或是後來發現做不出來,在過程當中資金都可以順利地由不同的投資人接手。

臺灣經歷過科技類股的崛起、簡易上市櫃制度、興櫃市場建立合理交易制度,一度炒熱了興櫃市場,使得證券櫃檯買賣中心(OTC)成為生醫公司募資的好地方,當時,創投者甚至還要搶在興櫃以前就要趕快低價進場。

直到後來,OTC傳出一條沒有明文規定的潛規則。他們透過證券商跟創投公司要求:投的生技公司要上市可以,但你們創投要切結,當這家公司營業有獲利(EPS)的時候,創投才能出售此股,否則不讓你上興櫃。

雖然OTC目前還是否定這件事,但臺灣蓬勃的生技股票市場從此冷卻下來,創投、天使都縮手了,現在還敢投的,也只剩特定幾家有生技專業的敢投,募集資金變得很困難。

有人說,生技公司都是騙子,但我認為大眾應該要認知:生技公司的本質就是跟電子公司不同。電子公司有技術、設備、資金後,產品一出來就可以在良率、成本一較高下;但生技就算把這些都找齊了,都還是可能會失敗,實際上解盲沒通過、無法通過臨床三期試驗的比率非常高。但難道臺灣因為這樣就不發展生技嗎?

生技產業需要有大量的創投、天使、企業家在初創期就投入,再加上廣大的資本市場共同餵養,生技產業才能不斷創新前進,可說是「泡沫救生技」。畢竟,就算是八千億元的前瞻計畫,都還不夠支持一個生技產業!

行政院的「國家發展基金創業天使計畫」是我目前看到最好的一個,它終於不是只靠補助,而是用投資和佔股的方式,分散天使投資人的風險。如果未來能夠建立完善的資金環境,我相信再十年後,臺灣就會有一、兩家真正可說是成功的案例出現。

不過,相較於新藥開發商業化資金環境嚴重受阻,醫療器材受到的影響較小,而且我認為醫材可以比新藥更早發展成屬於臺灣的產業,除了開發時間大約是新藥開發的3成以外。

臺灣在資訊、材料、光學、化學等基礎上,具備非常紮實的產業基礎建設和能力,此外,還有強大的醫療體系來支援。

我認為,臺灣可以把醫材當成機械半導體去發展。

投資人放大鏡

臺灣天使投資協會2013年成立,目標是為臺灣青年創業與早期投資建立一個友善的體系,目前主要進行種子輪、天使輪投資。蘇拾忠是許多新創公司成立的幕後推手,他對「創新技術」的案源特別有興趣。

首先是先驅生技,先驅以非病毒的嵌合抗原受體的次世代T細胞免疫療法(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 cell therapy,CAR-T therapy),先以CD19為標的開發治療淋巴癌血液腫瘤的產品。

蘇拾忠認為,他們做的比國際上利用非病毒的技術成效都好,可惜進度慢了些。目前,國發基金跟成大創投也投了,先驅現階段投入的錢遠比當年諾華投入的研發的1/10資金都不到,就可做出一樣的水準,是很有潛力的公司。

另外是高雄醫學大教授鄭添祿開發的抗體技術,但目前還未成立公司。鄭添祿團隊用酵素來做抗體藥物裝鎖/解鎖。

蘇拾忠認為,其整體技術比國際公司做得好,很多抗體藥因為副作用太多而失敗,倘若該平台發展成功的話,可以讓很多失敗的抗體藥敗部復活,也讓很多新藥有更好的途徑,通過FDA批准的機會也變大。

蘇拾忠看的案子都是非常早期,如近期看的胞外體(Exosome)研究,例如成大團隊,發現乳癌患者的胞外體中有4個特異的生物標記(Biomarker)可以做為用藥敏感度高低的參考資訊,目前還在實驗室階段。

另外,臺大機械系教授利用薄膜分離胞外體,發現阿茲海默症早期胞外體的改變;也有團隊利用胞外體用在外傷難修復傷口、甚至植牙上。他也認為,胞外體已經有許多應用,但大部分投資人對此領域還不熟悉,臺灣也尚未有具規模的公司出現。


>>本文刊登自《環球生技月刊》Vol. 71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