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全心醫藥周慧泉「仁心仁術」的 「反向」人生--拜耳集團158年來首位華裔女性高層

2021/09/26
【人物】全心醫藥周慧泉「仁心仁術」的 「反向」人生--拜耳集團158年來首位華裔女性高層
全心醫藥執行長兼總裁周慧泉,擔任過美國哈佛醫學院研究教授,後來一路打破竹子天花板,擔任多家國際藥廠主管,最後爬升到德國拜耳集團全球生物科技營運總裁,評選為2018年舊金山灣區最具影響力的商界女性之一。

People|人物 Vol. 86 2021-06

拜耳集團158年來首位華裔女性高層
全心醫藥周慧泉「仁心仁術」的 「反向」人生

全心醫藥的執行長兼總裁周慧泉,擔任過美國哈佛醫學院研究教授,後來一路打破竹子天花板,擔任多家知名國際藥廠主管,最後爬升到德國拜耳集團(Bayer)全球生物科技營運總裁,評選為「2018年舊金山灣區最具影響力的商界女性」之一。但周慧泉在人生高峰轉身投入全心醫藥,短短一年多讓歷史20年的公司轉型,創下美國臺灣生技公司A輪募資新紀錄,讓首個出自臺灣研發的蛋白創新新藥獲得美國FDA快速審查(Fast Track)認定。

撰文/李林璦


今年4月,美國兩大生醫外媒《Fierce Biotech》、《Endpoints News》頭版報導,美國全心醫藥生技(AltruBio)完成6,300萬美元(約18億新臺幣) A輪募資,吸引國際重量級基金包括以色列aMoon Fund、美國BVF Partners及CAM Capital注資,創下美國臺灣人創辦的生技公司A輪募資新紀錄。

臺灣生技極少躍上美國生技圈頭條,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一看到新聞,搶在A輪募資結束最後一刻,主動聯繫全心醫藥,即刻展開4小時的視訊會議後,也決定投資全心。至今,全心的股東結構裡,來自臺灣的原始股東仍佔了五成,三大國際資金則佔了34%。

不過一年多年前,才從台醫新藥改組更名的全心醫藥,公司各種經營困境幾乎瀕臨解散。更跌破圈內人眼鏡的是,周慧泉答應全心醫藥董事長楊育民力邀,出任公司的總裁兼執行長。 

當時的周慧泉時任德國拜耳集團(Bayer)全球生物科技營運總裁,被舊金山商業時報(San Francisco Business Times)評選為「2018年舊金山灣區最具影響力的商界女性」之一,人生職涯處在顛峰的她,為何願意卸下外商集團的華麗頭銜與舒適環境,投身到一家正四面楚歌的小型生技公司?

短短一年餘,周慧泉如何翻轉逆勢,讓全心醫藥從一座危城變成萬人焦點的希望之城?

來自臺灣的周慧泉(Judy Chou),又如何能在白人菁英社會裡,一路來不斷打破竹子天花板,坐上拜耳國際大廠158年來唯一的華裔女性核心高層?

最具「仁心」醫師  感慨面對死亡無能為力

已經成為海內外生技製藥界名人的周慧泉,接受本刊專訪時,卻依然純真得像個小女孩,提及自己的求學過程,周慧泉忍不住自嘲自己:「我是怪咖!」。 

從小就是學霸,對創新、科學很感興趣,高中時期的周慧泉,其實一心只想朝理工科邁進。當時的她以為,創新結合科學就是物理或工程,因此,在北一女中時選讀甲組(二類組),對於生物相當陌生。

直在考大學前,其實很喜歡助人與接觸人群的周慧泉總覺得,「創新、科學中間似乎還少了些什麼關鍵」,受到家中長輩一語「把科學帶給病人」點醒,能同時創新、科學又能與人互動的是「醫學」。於是在聯考陣前,周慧泉同時加考了「丙組」的醫學組。

順利進入臺大醫學院的周慧泉也很與眾不同,物理成績依然拔尖,老師忍不住開她玩笑:「醫學院的物理科,沒人把它唸這麼好啊!」

實習醫師前,周慧泉就好學地跟隨當時臺大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陳耀昌學習,陳耀昌認為周慧泉非常適合當醫師,他對周慧泉說,「醫師需要具備仁心仁術,綜觀臺大醫院大家都具有仁術,可是所謂的『仁心』,並不僅是具有一副好心腸,而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同理心(Empathy)。」

在陳耀昌眼中,周慧泉便是同時具有仁心及仁術的醫學生。

 然而,周慧泉卻在醫院中漸漸感受到距離創新、科學越來越遠,在那個尚未有多元化癌症療法的年代,醫師僅能照著標準流程給病人化療、放療、採集檢體供研究用,剩下就只能教病人如何面對死亡。

周慧泉永遠忘不了的那一天,景象依然歷歷在目,讓她分享時眼中不禁仍噙著淚水,「趕到急診室時,一位急性白血病末期的母親已經意識不清,我拿著採血管抽血採樣時,一旁的兒子一直拍著、喚著母親,『阿母,起來喔,醫生來救你了』……。」

那一刻,深深的無力感讓周慧泉感到如此的不堪,「並非見死不救,而是沒有療法可以救」,那位母親的病歷號自此刻在周慧泉心中……。也因為這個病歷號撼動了她,臺大醫學院一畢業,周慧泉又讓周遭人跌破眼鏡地即刻申請出國深造,捨棄醫院白袍埋入基礎醫學的研究。


周慧泉表示,將台醫新藥生技改名為「全心醫藥」,也是秉持著陳耀昌當時對她的啟發,「從仁心仁術出發」。(圖/周慧泉提供)

一場演講從學界被挖角跨入藥業 

周慧泉來到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鑽研神經科學與生物細胞學,之後到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生物物理化學研究所(Max-Planck-Institut Für Biophysikalische Chemie)擔任博士後研究員。

鑽研基礎研究,第一份工作在美國哈佛醫學院擔任研究教職,當時並沒有進入業界的想法。後來在哈佛一場演講中,周慧泉回憶起讓自己無法忘懷的「病歷號」故事,會後,亞培(Abbott)就來接觸、挖角,「那感覺像是回到當初念醫學院的初衷:可以把科學、創新結合,利用創新療法來拯救病人。」周慧泉就這樣進入了亞培。

進入亞培的第一個任務,便是開發現在高居全球暢銷藥物寶座的類風濕關節藥Humira® 復邁,周慧泉是當時30個核心研究人員之一,周慧泉第一次接觸到生物製劑開發,就完整地歷練從臨床試驗開始走到上市,更同時陸陸續續地研發了許多創新療法,她從中逐漸發現生物製劑將成為未來趨勢。(編按:Humira®復邁於2013年由從亞培拆分獨立的艾伯維(AbbVie)負責後續研發、銷售)

帶領Genentech、Medivation  跨部門創新事業

接著,Genentech (基因科技公司)前前後後說服周慧泉達2年,希望與周慧泉一同嘗試一種創新的企業模式 : 「以目標為導向組建橫向的跨部門團隊,看能否加速藥物開發速度。」

這對當時的跨國藥廠是跳脫框架的想法,也吸引了周慧泉投入Genentech,並直接帶領高達132個人的團隊,參與各讓創新醫藥的專案開發,直到2009年羅氏(Roche)收購了Genentech。

羅氏美國總部在東岸紐約,家庭都在南加州的周慧泉正躊躇之際,美國學名藥界傳奇的趙宇天正在籌辦泰福生技,周慧泉於是在2010年成為泰福第一號員工,「從想著要做一個什麼樣的公司」開始,到泰福開發生物相似藥,直到2015年登錄興櫃。

不過,想做「創新」(First in Class)藥物的種子還是一直埋在周慧泉心中,因此,她之後加入Medivation (中譯:麥迪韋遜)擔任營運副總裁,負責管理大、小分子藥物的開發、製程到供應鏈。周慧泉也發揮所長,很快速地開發新療法並授權出去,當時全公司人數僅300多人,手上卻握有50幾個候選產品。

Medivation因此吸引了大藥廠爭相收購,包含賽諾菲(Sanofi)、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安進(Amgen)與吉利德(Gilead Sciences,臺灣稱吉立亞醫藥) ,2016年,最終輝瑞出線以140億美元的高額溢價完成收購,也邀請周慧泉到輝瑞持續帶領Medivation進行與輝瑞內部整合,同時管理輝瑞其他併購公司。

拜耳158年來首位華裔女性核心高層 

周慧泉很快又被挖角了,2017年,拜耳來說服周慧泉擔任拜耳集團中的全球生物科技產業營運總裁。不同於以往生技事業多附屬在藥廠之下,這次經營文化向來傳統的拜耳將生技事業獨立於藥廠之外,讓其專注於生物製劑開發,從研發、生產製造到供應鏈,幾乎是一家生技公司,高峰時期員工高達3,000人,周慧泉6個辦公室遍布美西、美東、德國、瑞士與義大利。

周慧泉成為拜耳158年歷史以來,首位華裔女性核心高層,晉升拜耳集團前20大主管。她周遊各國6個辦公室,將拜耳從傳統藥廠轉型成走在前瞻創新技術的公司,除了專注開發生物製劑外,她還成立了專攻細胞與基因療法的部門,協助拜耳併購了2家公司。

周慧泉本著「仁心仁術」用在跨國管理上,最後,拜耳甚至準備將小分子製藥部門也交給她管理。走到同儕欽羨的人生職涯高峰的她,這時候卻遲疑了!

「我投入產業的初衷並不是要爬到最高的職位,也並不是要管理最大的部門,而是希望在第一線上,每天每日地創新,帶給病人新希望」。周慧泉不斷反思自己,也將自己這樣的猶豫,告訴了從2006年同在Genentech就認識的好友楊育民。

楊育民也一直將此事惦記在心上,2019年4月,當楊育民考慮接手全心醫藥的前身─台醫醫藥時,便馬上想到周慧泉,並邀請她加入,希望能一起協助將創自臺灣的台醫轉型。

「睜」著眼睛反方向游的小魚

周慧泉坦承,她躊躇了9個月,「拜耳的同儕都覺得我在開天大的玩笑」,最後還是被楊育民說服,「我希望臺灣也能有『創新』(Innovation)在歐美闖出名號。」

周慧泉這次又跌破眾人眼鏡離開拜耳,下定決心於2020年1月投入全心醫藥擔任總裁兼執行長,轉身回歸第一線創新,期望把技術與科學貢獻給臺灣團隊,讓臺灣生技界有經驗參考。

「總是選擇走著跟眾人不同的路」周慧泉不禁形容自己,「像是一隻『睜』著眼睛向反方向游的小魚,眾人則一致的『閉』著眼睛向另一邊游。走的路或許比較未知且崎嶇,但仍會想辦法堅持走在以科學、創新、助人為出發點的道路上」。


「總是選擇走著跟眾人不同的路」,周慧泉形容自己,像是一隻「睜」著眼睛向反方向游的小魚,眾人則一致的「閉」著眼睛向另一邊游。(圖/周慧泉提供)

本持「仁心」聚焦轉型  不畫大餅、處事透明化

周慧泉表示,將台醫新藥生技改名為「全心」,也是秉持著陳耀昌當時對她的啟發,「從仁心仁術出發」。

全心醫藥的前身是2000年臺大醫學院教授林榮華創立的台醫新藥,曾於2005年將抗體新藥授權德國百靈佳殷格翰藥廠(Boehringer Ingelheim),公司初衷也是要開發全新的新藥,只是公司後續發展不如預期。

周慧泉不諱言,接手公司那時,財務狀況非常不理想,董事會甚至都有了最壞的打算,投資人和領導團隊的信心正逐漸脫節。

「這說不定是我整個職涯中最困難的時刻,」周慧泉咬著牙、不顧眾人勸說,決定回臺一個個走訪最初的原始投資人,希望建立好信任與關係。

她問起投資者當時為何要投資,投了20年也還是不離不棄?沒想到,投資者們操著臺語告訴她:「我們也想要救人啊!」。短短幾個字觸動周慧泉的內心,成為她傾盡全心力挽狂瀾的原動力,「我就是盡我最大的努力……」。

由於公司有許多歷史性包袱需要放下、整合,周慧泉的第一件事便是「重新聚焦」,把握最重要的事,刪減不重要的項目。「這其實非常不容易,如同一場賭注,沒有人知道什麼是最好的選擇。」周慧泉說

第二是「重整團隊」,不僅領導階層幾乎全數大搬風,公司縮編後,研發中心維持在臺灣,而美國團隊則新聘請4位主管,包含力邀以往Genentech的同事加入團隊。

周慧泉從不畫大餅、處事透明化,只實際的分析現況與規劃,直接乾脆的處事態度很快收穫了股東與員工的心。

6,300萬美元募資  靶向下一個30年免疫療法趨勢  

A輪募資能獲得國際創投投資6,300萬美元的關鍵,也正是周慧泉不矯飾的透明。

在與創投一對一對談時,被問到最在意什麼事?周慧泉本能地誠實回答,「我不在意是否賺大錢,只在意研發出的藥物能否實際幫助到病患」。這句話讓創投決定投資,原來「創投們在乎的是,執行長的心是否放在正確的位置上。」。

周慧泉忍不住感慨,「從拜耳轉身回到『初心』,沒想到讓公司絕處逢生的關鍵,也是我的『初心』」。

當初會接下全心醫藥也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周慧泉看到了全心醫藥原先研發的藥物機轉,非常具有科學潛力。

周慧泉說明,現在疫情緊張,新冠肺炎(COVID-19)的高危險群中,除了老人,就是免疫系統不健全的人,目前大多的免疫藥物作用機制都是壓抑免疫系統,反而容易感染新冠病毒,而全心醫藥的候選藥物機制為,靶向病態、老而不死的免疫細胞,這些免疫細胞在體內未清除,會造成嚴重過敏現象。

周慧泉認為,癌症領域在過去30年來已經有許多創新療法開發出來,也改變了教科書,讓現在的癌症像是慢性病,因此,她看到下一個30年的未來趨勢就是免疫疾病。


Profile:周慧泉

現職
•    全心醫藥生技總裁兼執行長
•    美國生技組織Biocom董事
•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工程學院諮詢委員會 委員
•    美國矽谷Women in Engineering諮詢委員會 委員
經歷•    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生物物理化學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
•    美國哈佛醫學院研究教授
•    美國亞培公司資深科學家
•    美國輝瑞公司首席科學家 (過去:惠氏大藥廠)
•    美國基因科技公司資深經理
•    美國泰福公司研發與製造副總裁
•    美國輝瑞公司製藥與營運副總裁 (過去:麥迪韋遜公司)
•    德國拜耳製藥全球生物科技營運總裁
學歷•    耶魯大學生化及細胞生物博士

>>本文節錄於《環球生技月刊》Vol. 86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