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S跟上SHP2抑制劑浪潮!攜BridgeBio合作開發聯用療法

2021/07/28
BMS跟上SHP2抑制劑浪潮!攜BridgeBio合作開發聯用療法
昨(27)日,必治妥施貴寶(Bristol Myers Squibb, BMS)宣布與BridgeBio達成非專屬、共同出資的臨床合作,研究聯合使用BMS的明星藥物PD-L1抑制劑Opdivo,與Br
昨(27)日,必治妥施貴寶(Bristol Myers Squibb, BMS)宣布與BridgeBio達成非專屬、共同出資的臨床合作,研究聯合使用BMS的明星藥物PD-L1抑制劑Opdivo,與BridgeBio的SHP2抑制劑BBP-398,用於難以治療的癌症。

合作還包括啟動臨床1/2期試驗,評估BBP-398+Opdivo的雙聯療法與再加上KRAS G12C抑制劑的三聯療法,作為治療具有KRAS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NSCLC)的第一、二線療法。

SHP2是一種蛋白酪胺酸磷酸酶,其將生長因子、細胞激素(cytokine)和整合素(integrin)訊號,與下游的RAS/ERK MAPK途徑連結起來,從而調節細胞的增殖與存活。SHP2被認為和多種癌症有關,且影響免疫腫瘤療法的敏感性。

BridgeBio腫瘤學主任Frank McCormick表示,「由過度活躍的MAPK訊號所驅動的癌症,可能對抑制SHP2是敏感的。透過這項合作,我們希望更好地闡明我們的SHP2抑制劑,其增強免疫腫瘤療法和其他標靶療法的能力。」

BridgeBio也同時在開發BBP-398作為單藥療法,預計在6到12個月內可確定臨床二期試驗的建議劑量。

SHP2曾被認為難以成藥(undruggable),但近年來有許多國際大藥廠對其感興趣,包括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 AZ)、安進(Amgen)、諾華(Novartis)和默沙東(MSD),如今BMS也加入戰局。

Revolution Medicines早在去年10月與AZ達成協議,將其SHP2抑制劑RMC-4630與AZ的KRAS G12C項目結合。此藥物(RMC-4630)在2018年吸引到賽諾菲(Sanofi)與Revolution合作共同開發,包括5千萬美元預付款、80%研發費用與一系列里程碑金,總計5.2億美元。

而Taiho和Astex在今年1月獨家授權默沙東兩者聯合開發的SHP2項目,此外,專注於開發磷酸酶標靶藥物的Anavo Therapeutics,在今年4月的種子輪募得2400萬美元的資金。

參考資料:
https://endpts.com/bristol-myers-squibb-catches-the-shp2-wave-in-a-new-collaboration-deal-with-bridgebio/

(編譯/劉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