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交大以7隻狐蝠DNA 建數十年族群歷史 估臺灣狐蝠僅剩200隻

2021/05/11
陽明交大以7隻狐蝠DNA 建數十年族群歷史 估臺灣狐蝠僅剩200隻
今(11)日,陽明交通大學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的團隊,透過次世代基因定序技術(NGS)針對瀕臨絕種的臺灣狐蝠(Formosan flying fox)研究,不但首次提供出全國臺灣狐蝠數量的科

(11)日,陽明交通大學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的團隊,透過次世代基因定序技術(NGS)針對瀕臨絕種的臺灣狐蝠(Formosan flying fox)研究,不但首次提供出全國臺灣狐蝠數量的科學證據——僅剩約200隻,也解開臺、日兩國狐蝠近30年來的數量變化。研究論文發表於期刊《Journal of Heredity》。

臺灣狐蝠雖自1989年起就被列為瀕臨絕種動物,但由於其具有遠距離的飛行能力,族群數量的大幅萎縮到底是真的瀕臨滅絕,還是遷徙到別處,一直難以獲得正確解答,也難以估計現有的族群數量。

因此,陽明交大可文亞助理教授團隊,與日本琉球大學伊澤雅子教授、臺北大學陳湘繁教授,及臺灣特有生物中心鄭錫奇研究員合作,分別從臺北市立動物園的3隻臺灣狐蝠樣本,和日本沖繩現有的4隻折居氏狐蝠身上抽取DNA,透過次世代基因定序,研究狐蝠的遺傳歧異度,並建構等位基因頻譜(allele frequency spectrum),據此推算臺日兩國狐蝠族群的數量。

研究發現,臺灣狐蝠約在28年前開始經歷重大族群萎縮,其等位基因頻譜上所估計的有效族群數量,從2324隻萎縮到現在的223隻。

因此,臺灣狐蝠瀕臨絕種的危機,並不是牠自行放棄棲地遷往他處,而是經歷了重大的生態壓力所導致的族群縮減。

另一方面,日本沖繩島的狐蝠數量,卻於三千多年前從2110隻,成長近五倍來到9547隻。臺灣狐蝠族群數量萎縮十倍,日本折居氏狐蝠卻有顯著性成長,反映出兩國狐蝠族群迥異的族群變動歷史,及臺灣狐蝠所面臨的生存危機。

主持這項研究的可文亞表示,此研究發現,臺灣跟日本狐蝠的基因變異度都非常低,而且近親交配的係數也都相對高,因近親交配則容易增加下一代得遺傳疾病的風險,所以其實臺日兩國的狐蝠族群,在面對環境變動或疾病傳染等自然選擇的壓力時,應該都很脆弱。

可文亞說,瀕臨絕種的臺灣狐蝠DNA非常難蒐集,且缺乏參考基因庫,這次只用7隻狐蝠就把2個族群的歷史建構出來,其實相當具有挑戰性。這次的經驗也能應用到其他保育類的哺乳動物,建構出更多保育類動物的族群演化史。

臺灣狐蝠是臺灣最大的蝙蝠,屬於琉球狐蝠亞種,以榕屬植物如稜果榕的果實為主食,棲息地本以臺東縣的綠島為主,小族群或零星個體在臺灣本島東部海岸亦有紀錄。

論文原文:https://academic.oup.com/jhered/article/112/2/192/6155757

(報導/巫芝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