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資通訊業者跨入再生醫療發展下一個半導體產業?仁寶集團最積極

2021/04/24
【封面故事】資通訊業者跨入再生醫療發展下一個半導體產業?仁寶集團最積極
雖然當前臺灣智慧醫療當道,但隨著特管法核准細胞治療案件數逐漸增加,資通訊和自動化生產業者對再生醫療的興趣也逐漸升溫。

CoverStory | 封面故事   2020 年  Vol.74

臺灣資通訊、自動化業者跨入再生醫療

發展下一個半導體產業? 仁寶集團最積極

雖然當前臺灣智慧醫療當道,但隨著特管法核准細胞治療案件數逐漸增加,資通訊和自動化生產業者對再生醫療的興趣也逐漸升溫。經濟部2019年10月發布的《全球早期資金趨勢觀測月報》指出,再生醫療領域中的幹細胞與免疫細胞療法,成為近兩年醫藥品/療法次領域的新投資焦點。


撰文/ 吳培安

日本神戶生醫研究創新基金會細胞療法研發中心,中心長川真田伸在去(2019)年9月受邀訪臺,分享日本如何將神戶市從一座重工業和鋼鐵工業大城,轉型成發展先進醫療產業的「神戶醫療產業都市」(Kobe Biomedical Innovation Cluster, KBIC)。

當時,川真田伸直指,「細胞治療是導入互聯網(IoT)與各種智慧科技的機會。」

再生醫療有望成臺灣下一個半導體產業

臺灣的半導體產業在全球供應鏈中扮演重要角色,若能和生醫產業相結合,將能發展新一代基於IT科技的細胞製造系統,獲得發展細胞治療的利機。

而晶圓製造之於半導體發展,如同細胞製備之於再生醫療發展,兩者在產業鏈分工上,都需要高規格的生產空間(無塵室/細胞製備場所)、自動化設備、監控及物流系統,而臺灣在這兩個領域上,也都有技術人才和品管製造經驗的優勢。

「可惜的是,目前臺灣再生醫療產業鏈,還沒有自產的高規格自動化封閉式細胞操作設備,或是委託開發製造機構(CDMO)業者來支援大量細胞需求的供給。此外,再生醫療必不可少的低溫物流業者也還沒加入,目前私人保險業者也很少,只有富邦算是有人工關節、骨材相關的保險項目。」台灣醫界聯盟執行長林世嘉指出。

林世嘉表示,臺灣若從現在起從長計議、投注國家資源,就有機會在全球再生醫療產業鏈中,佔據關鍵角色,未來再生醫療有機會成為臺灣的重要產業,「成為臺灣的下一個半導體產業!」

臺灣細胞醫療協會秘書長林泰元也認為,「臺灣的晶圓廠是無塵等級,只要有一顆灰塵跑進去就會毀了產品。所以不管是無塵或是無震動標準,臺灣都能維持相當高的品質,對臺灣業者來說,要蓋GTP、GMP這樣要求的廠並不難。」

「不過,自動化製造牽涉到生醫、化學、材料科學、大數據、生物資訊等諸多不同的領域,如何透過平台整合、磨合意見,並透過教育制度鼓勵學者挑戰跨領域研究、強化學生與產業的連結,仍有待進一步觀察。」林泰元說。

仁寶集團成立瑞寶生醫

2北1南三家GTP廠

投入智慧醫療的電子大廠很多,但論「電子五哥」之中最積極跨足新興再生醫療者,非仁寶電腦旗下的瑞寶生醫莫屬。

在筆記型電腦代工打下一片江山的仁寶電腦,在2014年開始布局醫療商機,最初從醫材週邊跨入醫療,2016年又擴大布局,透過安勤科技(醫療設備)、勤立生技(醫材製造與自我檢測器材)、智寶電子(代理葡萄牙電子病歷系統)、瑞寶生醫(癌症免疫細胞療法)多角化經營醫療事業。

總經理林彥良表示,仁寶成立瑞寶生醫、投入癌症免疫細胞療法的契機,倒不是因為窺見細胞治療的利益或前景,而是因為他和仁寶副董事長陳瑞聰過去的生命經歷。

因此希望透過瑞寶生醫的成立投入細胞療法,幫助臺灣有需要的患者能夠就近接受治療,不用拖著病軀遠赴海外求醫。

仁寶生醫以癌症免疫細胞療法、幹細胞再生醫學為發展主軸,目前,在臺北市內湖區的公司總部已經擁有一座符合優良組織操作規範(GTP)的細胞實驗室,並獲得特管法的細胞加工單位(CPU)審驗。

近期又分別在臺北公司總部對面,另蓋第二座更大型的PIC/S GMP規格廠房,以及在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醫院合作,打造南臺灣首間細胞治療中心。

此外,瑞寶與澄清綜合醫院中港分院合作,將自體免疫細胞(細胞誘導殺手細胞,CIK)用於22類實體癌第四期治療計畫,並已經在今(2020)年2月獲得《特管辦法》許可進行治療。

其他還有與臺大醫院、國泰醫院、馬偕醫院、奇美醫院、高醫大附設醫院合作的特管法計畫尚待核准。「未來希望全臺灣能有10個醫學中心,是由瑞寶生醫供應細胞。」

目前,除了癌症免疫細胞療法,瑞寶生醫也希望將臍帶來源的幹細胞療法,盡快推向急性呼吸道窘迫症(ARDS)的臨床二期、或是臨床一/二期試驗上。

ARDS不只是新冠肺炎(COVID-19)的症狀,臺灣急診本來就有不少ARDS的案例,也希望審核程序上能夠盡快通過,將這項療法提供給有需要的患者。

將電子業文化帶入生醫公司 盼加速產品開發 

電子產業習慣速度,在不犧牲安全性和精準度的前提下,會用資源換取時間,所以研發費用給得很充裕。因此,瑞寶雖然是年輕公司,但已經後發先制,在生醫產業上相較於行之有年的前輩毫不遜色。

「今年,我們又編列了將近2億新臺幣,招募一批在CAR-T上鑽研有成的專業團隊加入。我們相信臺灣的人才絕對不輸日本。」林彥良說。

林彥良也強調,雖然他是做電子研發出身,但公司非常尊重專業,也會從電子業的觀點和經驗,把關計畫的執行速度、或是從產業運作提供意見。

林彥良認為,生醫產業因為低汙染、產值高、報酬高,再加上有許多醫藥領域人才,很適合臺灣發展。

但他也期待,政府在帶領產業發展時,宏觀規劃的產業政策方向要更明朗,才不會出現民間資源老是跟政府發展不同調的問題。

「因為,我們的起步已經慢了,需要急起直追,希望產、官、學能夠貼近的合作,一起制定正確可行的產業政策。」林彥良說。

此外,林彥良也希望政府在再生醫療的把關上,無論是要從寬或從嚴,都要盡量明確。

政府用高強度規範對患者來說是好事,但如果把一些製程中發生機率非常小的項目也嚴格要求,就可能會把終端的價格拉得非常高,反而讓有需要的病人跨不過就醫費用的高門檻。



>>本文節錄於《環球生技月刊》Vol.74,完整報導,請見環球生技月刊官網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