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ssa密碼子去優化鼻噴新冠疫苗 進入臨床1期

2021/03/29
Meissa密碼子去優化鼻噴新冠疫苗 進入臨床1期
美國時間25日,Meissa Vaccines將利用密碼子去優化(codon deoptimization)的方式來研發鼻噴新冠(COVID-19)活性減毒疫苗​(live attenuated va
美國時間25日,Meissa Vaccines將利用密碼子去優化(codon deoptimization)的方式來研發鼻噴新冠(COVID-19)活性減毒疫苗​(live attenuated vaccine),使其可產生更強的免疫反應,該疫苗於3月16日獲准進入臨床1期試驗。Meissa表示,若疫苗獲批准,將可提供長達數年對新冠病毒(SARS-CoV-2)的免疫力。

*密碼子去優化 提高疫苗引起免疫反應

 
該疫苗名為MV-014-212,是利用Meissa的呼吸道融合病毒(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RSV)疫苗平台進行研發。
 
MV-014-212的臨床前非靈長類動物試驗結果顯示,MV-014-212可針對誘導新冠病毒棘蛋白的特異性黏膜IgA反應,產生血清中和抗體,並可在新冠病毒的感染下高度保護呼吸道。該疫苗的臨床1期試驗預計在18個月內完成。
 
Meissa的聯合創始人、執行長Marty Moore表示,希望在今年夏末或秋初獲得安全和免疫反應數據,並接著註冊臨床2期或2 / 3期試驗。
 
而其運用同一技術平台研發的鼻噴RSV候選疫苗目前進入臨床2期試驗,在健康的成人和兒童中耐受性良好。
 
Marty Moore指出,活性減毒疫苗的挑戰在於如何適當的減毒,因此我們去除了RSV表面蛋白,並用新冠病毒棘蛋白取代,提高了其抗原表現,降低免疫抑制劑的表現。
 
Meissa可透過其AttenuBlock平台進行合適且精確的密碼子去優化,將特定基因中的非偏愛性密碼子(nonpreferred codons)替換成普通密碼子,不僅可使病毒減毒,也限制了病毒突變的可能性。
 
該方法已使用在RSV的基因中,並引起優異的免疫反應,這與早期的活性減毒疫苗(如小兒麻痺疫苗)使用的方法不同。
 
Marty Moore表示,由於傳統的減毒疫苗是削弱病毒的生長能力而減毒,生長能力比天然病毒還要低的情況下,也會降低了其病毒引發的免疫反應。

*鼻噴劑型優勢 誘發黏膜免疫反應

 
Marty Moore表示,從過去經驗來看,活性減毒疫苗可以提供比一般疫苗更長效的保護力,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對於難以接種疫苗的族群以及沒有冷鏈保存疫苗的地區,單劑量給藥十分具有優勢。
 
鼻黏膜疫苗可以誘導產生黏膜免疫和全身免疫反應,但注射型疫苗不會產生黏膜免疫反應,因此,在預防病毒感染與傳播上,鼻黏膜疫苗是目前的新希望。
 
雖然目前尚不清楚mRNA疫苗是否會產生黏膜免疫反應,但研究顯示,輝瑞(Pizer) / BioNTech或Moderna的mRNA疫苗,在第二次接種疫苗後的兩週內,可在唾液樣本中檢測到棘蛋白IgG和IgA。
 
IgA是黏膜中的主要抗體之一,因此一些科學家認為IgA是黏膜免疫反應的生物標誌物,尚須進行進一步研究。
 
英國外媒《Financial Times》在25日報導指出,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將把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 AZ)/牛津的新冠疫苗以鼻噴劑型式給予,最快於下周開始招收30名健康受試者1期小型試驗。
 
在新冠疫情爆發後,包括美國、加拿大、荷蘭、英國、澳洲等數個團隊也開始發展噴鼻劑型疫苗、藥物,臺灣的昱厚生技(6709)、亞諾法(4133)也正在開發新冠鼻噴劑型疫苗。
 
昱厚鼻噴劑型新冠疫苗AD19001(LTh(αK))已於4月獲臺灣CDE列入指標案件,並已完成動物試驗,正向衛福部食藥署(TFDA)提出臨床2a期臨床試驗申請(IND)。
 
亞諾法的7F7新冠肺炎抗體已完成人源化工程與抗體定性,將開發成吸入治療性和鼻腔噴霧預防性人類化抗體。
 
參考資料:https://www.biospace.com/article/meissa-s-nasal-covid-19-vaccine-uses-codon-deoptimization-for-stronger-responses-/

(編譯/李林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