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筆記】臺灣疫苗產業最是激情澎湃的年代!?

2021/03/13
【編輯筆記】臺灣疫苗產業最是激情澎湃的年代!?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不僅將全球疫苗業者拉回同一個起跑線上,各個成為舉世關注與追蹤的焦點,特別是對本土業者而言,長年來的板凳球員,如今變成賽局主角。

才短短一年餘之前,2019年入冬左右,各國流感防疫戰開始開打,這年因為WHO延遲公佈病毒株,導致全世界產供不足,當時臺灣正準備要迎戰的是流感疫苗缺貨的警報。

過去十年來,只要一到夏季暑熱時節,腸病毒、登革熱、季節性流感就蠢蠢欲動,緊跟著入冬後流感高峰來襲。相較美國、歐盟疫苗自給率達100%,中國85%,韓國還有38%,臺灣卻僅有8%,政府公衛疫苗採購政策過度仰賴外商、限縮國產疫苗,於是,長年受到壓抑的國產疫苗業者,一有機會總是忍不住會對媒體大鳴一次不平之冤!

體系大貧血

不過,同年底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不僅將全球疫苗業者拉回同一個起跑線上,各個成為舉世關注與追蹤的焦點,特別是對本土業者而言,長年來的板凳球員,如今變成賽局主角。

只是,當大家開始比研發實力,開發速度、產業能量、法規政策等,其實比的就是一個「體系」,而這一比下來,臺灣整個體系大貧血的病徵就全部攤出來了。

新冠疫苗就是得搶快、搶快的配套條件就是需要耗資、以及政府的態度。臺灣疫苗業者嗅覺商機的能力一點也不比國外差,投入開發的積極程度更不遺餘力,奠基於之前應對SARS而建立的防疫基礎研究實力更深具國際水準。

且由於疫苗攸關國家公衛,各國多將其歸屬於國防工業,因此,大凡業者政商關係或所謂「後台」都有相當程度,許多檯面下的交織運作、甚至角力,特別在國家社會緊急危難時,這可能都是必然或需要的。

更因為新冠疫情來襲後,媒體也是枕戈待旦的一環,結果,看到大家搶最快的還是媒體消息發布,從準備投入開發、初步授權、臨床進程等等任何環節,有業者老闆自己找了媒體召開記者會,細節追問公司內部核心原來事前也不知道,很多時候甚至是看了新聞才知道公司「有這回事」,或事後公告更正「純屬媒體臆測」。

一些「疫苗事件」還演變成政治羅生門,黑水深汲兩岸問題、政黨對立、派系鬥爭、黑函投書、資本操作等。因為情節錯綜複雜、對錯有理,滿足了各界八卦、耳語的樂趣,所以最後真相都不重要了,乏論需要什麼道理。

業者選擇先訴諸媒體,也正反映出如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研究員李敏西所分析,「臺灣疫苗國安產業喊了 20 年,都是有流行病的時候,政府才給一點錢做疫苗開發,疫情一消失就削減經費,歷任政府並沒有針對疫苗產業進行常規性的長久規劃,缺乏對疫苗及製藥產業鏈的長期投資。」

一切看臨床實驗結果

但無論如何,業者持續的進展與樂觀消息,總是帶給民眾各界無比振奮,這可能是臺灣疫苗產業最激情澎湃的年代了!

首先反應的是股價的飆漲,現在幾支疫苗類股(國光、高端、台康、安特羅)公司同比去年股價,不僅已經揚眉吐氣,兩家獲准進入臨床二期實驗的高端、聯亞(已下市),股價更是飆到衝、殺階段,雙方也透過媒體進入全面較勁的競爭狀態,不見口罩國家隊的共好風範。(不過,向來疫苗業者彼此之間似乎也未曾有過君子之爭,個人幾次真心話錯邊,得到的是立即且莫名的情緒反擊,無法理性科學討論,頗讓人有「非我族類必誅之」的錯愕。)

引用謝金河前輩為文所言,「這是國內生技股一貫的炒作模式,市場通常看到一個影子就開槍,股價大炒後,大家揚長而去,再也沒有人會去提這家公司……如果國產疫苗有曙光,股價可以細水長流,不要那麼凶狠,可能更好。」

國內本土疫苗業者確實非常需要資本市場鼓勵與肯定的,因為疫苗產業不比一般醫藥,不生病不需要他時,可以揚長而去,但疫苗仿若國民健康防疫的護城河,是國家必須長備的戰略建設,民眾可不能不提他、沒有他。

但股價與公司可實現的價值也不一定能畫上等號,採訪迄今,也從來沒有哪一家股價異常漲迭的老闆,會承認自己是公司股價幕後那隻看不見的手(用個券商朋友的說法,這像是所有偷腥男人的金科玉律,就是要打死不承認。),漲時喜不自勝,大跌時哀嘆股價被低估,「一切都是外面的資本炒手」。

有位務實投資的牛戶朋友說,「其實過程比誰的技術先進、比誰的原創疫苗更有效,對我都沒用,一切就是看臨床實驗結果以及能不能拿到藥證上市。現在就比誰的產能最大也是廢話,真的有訂單量來再說。」

國人不信任自己國產疫苗

而他真正的憂慮,「臺灣人不信任自己國產的疫苗恐怕才是最大問題!」

一個最顯而易見的事實就擺在眼前,國產新冠疫苗第一期臨床試驗不過45 位受試者,就已經人仰馬翻。現在,高端、聯亞都要在 3 月底前完成法規規定的3,700~3,800人的臨床試驗,且全數要打完第一劑。

但是在政府積極作為下,讓各大醫院分配到數百位「收案額度」,大家也熱血高亢要為國家創一個紀錄,但65歲以上受試者迄今收案進度就是緩滯,一些醫院已經焦急地乾脆招納病患家屬或院內員工和家屬當受試者。

不過,過去以來被批評不重視疫苗產業的政府,經過這次防疫就算贏得國際第一名也難搶到、或分配到疫苗的窘境,政府不僅破天荒啟動快速審核機制,針對恐怕收不到案的挑戰,衛福部長陳時中也保留因應方案:「未來若有需求可變更EUA的計畫書,透過分年齡層的方式來放行疫苗施打。」

但有業者就問,「那怎不一開始就參考國外法規,從政策面著手,把國家新冠疫苗發展路線畫好呢?法規打帶跑也沒關係,但國外是先跑需要再加,臺灣總是一開始想著要盤好哪些家當才上路,怎能不落後?」

最後,提到國產疫苗品質,容我們為臺灣業者說句公道話。

之前,我們因為進行一份醫藥產業數位化現況調查,訪查國光生技的數位化程度,我們都為臺灣能擁有一座從採收、純化、加料到反應……,全程製程17個步驟完全自動化、數位化電腦控制的生產廠,感到很驕傲,現在,連國外大廠的流感疫苗都要找它代工。

過去有人對國產流感疫苗品質有疑慮,恐怕多是媒體對真相誤解,也請大家對國產疫苗生產能抱懷信心!

mind_sign

md.lin@gbimonthly.com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