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何大一研究:輝瑞、莫德納疫苗和單株抗體 對南非變種病毒效果差

2021/03/10
《Nature》何大一研究:輝瑞、莫德納疫苗和單株抗體 對南非變種病毒效果差
美國時間8日,《Nature》發表一篇研究顯示,施打輝瑞(Pfizer)或莫德納(Moderna)疫苗者,其血液中的抗體,可維持對英國B.1.1.7變種病毒的中和效果,然而對南非B.1.351變種病毒
美國時間8日,《Nature》發表一篇研究顯示,施打輝瑞(Pfizer)或莫德納(Moderna)疫苗者,其血液中的抗體,可維持對英國B.1.1.7變種病毒的中和效果,然而對南非B.1.351變種病毒中和效果則降低至原本的1/10到1/12。某些用於治療的單株抗體,中和英國和南非變種病毒的效果也較差。

該研究曾在1月26日發表於預印平台BioRxiv。論文作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艾倫戴蒙愛滋病研究中心主任何大一表示,此研究所預測的事,已被 Novavax 疫苗第一份臨床試驗數據證實。Novavax 在1月28日發表的報告顯示,其疫苗對英國變種病毒有85.6%的功效,但在南非的試驗結果只有49.4%的功效,而南非大部分病例為B.1.351變種病毒株。

何大一認為,對南非變種病毒中和能力的下降程度是非常可觀的,令人擔心,這也體現在Novavax疫苗的臨床試驗結果,確實降低了保護效力。

單株抗體療法應調整


這項研究還發現,某些目前治療COVID-19病人的單株抗體,也可能對南非變種病毒無效。而且根據早期感染過新冠病毒者的血液分析,南非變種病毒有可能造成重複感染。

研究測量了18種不同的單株抗體,分別有12種以病毒棘蛋白受體結合區域(receptor-binding domain, RBD)為標靶的抗體,以及6種以N端區域(N-terminal domain, NTD)為標靶的抗體。

12種RBD單株抗體中,對於英國變種病毒,僅有兩種抗體中和能力減損,但對於南非變種病毒,有5種抗體中和能力幾乎完全消失,包含禮來(Eli Lilly)已獲美國使用授權的抗體bamlanivimab(LY-CoV555)。

亦獲美國授權使用的再生元(Regeneron)雙抗體雞尾酒療法REGN-COV的其中一支抗體casirivimab,近乎喪失對南非變種病毒的中和能力,然而,另一支抗體imdevimab仍保持能力,若施以完整兩支抗體的雞尾酒療法則同樣有效果。

而6種NTD單株抗體,對於英國與南非變種病毒的效果皆很差。

何大一說:「決定是否使用這些療法,取決於當地多大程度流行南非和巴西變種病毒,這凸顯了病毒基因監測與主動開發下一代抗體療法的重要性。」

此外,早期感染者的血液測試顯示,對英國變種病毒的中和能力沒有變化,但對南非變種病毒中和能力降低至1/9。 

何大一認為,如果遇到南非變種病毒,再次感染的可能性更大了。「我們的研究和新的臨床試驗數據顯示,病毒的演化讓它能逃脫目前針對病毒棘蛋白(spike protein)的疫苗和療法。」

這項研究並沒有納入較近期出現的巴西B.1.1.28變種病毒,但基於巴西和南非變種病毒有相似的棘蛋白突變,研究人員認為巴西變種病毒的結果可能會和南非變種病毒類似。

資料來源:https://www.genengnews.com/news/sars-cov-2-variants-b-1-351-and-b-1-1-7-show-resistance-to-neutralizing-antibodies/
原始論文: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1-033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