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光鼎蔡守冠獨門毛細管電泳 突破QC大廠重圍

2021/03/01
【人物】光鼎蔡守冠獨門毛細管電泳 突破QC大廠重圍
即將在今年掛牌興櫃的光鼎生技,最早隱身為美國eGene的儀器代工廠,最後華麗轉身,跨足發展快篩檢測試劑服務,成功打開亞洲、歐美市場。

People |人物 2021年 Vol. 80

土木機電工程師的生技CEO之旅
光鼎蔡守冠獨門毛細管電泳 突破QC大廠重圍

即將在明年掛牌興櫃的光鼎生技,最早隱身為美國eGene的儀器代工廠,其自主研發的毛細管電泳儀,賣給了QIAGEN後,又為其關鍵零件委託生產代工廠。最後華麗轉身,跨足發展快篩檢測試劑服務,成功打開亞洲、歐美市場,近期不僅隨著疫情訂單滿滿,並獲得鴻海科技集團創辦人郭台銘親自登門探訪,成為QIAGEN、ThermoFisher等國際大廠不敢小覷、與之合作的 「Somebody」。

撰文/吳培安 攝影/彭梓涵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下,全球檢測商機愈發火熱,QIAGEN、ThermoFisher、亞培(Abbott)、艾伯維(AbbVie)等大廠爭相搶食巨大商機。

鮮為人知的是,QIAGEN其實在臺灣有個專門生產核心零件的委託生產代工廠(CMO),且同時與安捷倫科技(Agilent)、ThermoFisher等基因科技大廠簽訂多項合作計畫的低調業者,它就是光鼎生技(BiOptic Inc.)。

成立於2004年的光鼎生技,是臺灣極少數分子檢測產業的上游廠商,也是亞洲唯一一家毛細管電泳儀的研發製造商,其策略是以臺灣市場做為服務練兵之地,但主要收益都來自亞洲、歐美等海外市場。

十餘年來,低調坐落在新北市新店區的光鼎,始終沉默地扮演著國際品牌大廠的幕後功臣,所以一走進光鼎生技公司內部,各式DNA檢測裝置如明星一樣琳瑯滿目地陳列著,且它們的體積和傳統的DNA定序儀比起來,都更為輕巧。

黝黑的光鼎生技董事長蔡守冠,給人運動男孩的爽朗印象,他正是光鼎生技的靈魂人物,從光鼎生技基層做起,一步一腳印地跟著公司一起成長,如今,他從總經理躍升成為董事長,靠著技術實力發展有成的光鼎生技,也即將在明(2021)年資本市場掛牌興櫃。

土木機電碩士  意外成為生技公司CEO

蔡守冠在加入光鼎之前,其實都和生技沒有交集。他大學、碩士主修土木工程、曾在桃園高鐵站當過機電組系統整合主管,甚至還有消防設備師資格。

原本只是加入光鼎擔任專案經理(Project manager),卻沒料到後來經歷公司一連串的意外發展,過去的經驗的系統整合技能,也帶給他接下帶領公司的重擔,然後就像順著滑水道一樣跟著公司一路走來。

「一輩子都在跨領域,做中學、學中做,摸著石頭過河。一開始在公司做技術、然後研究市場,這幾年來又學資本操作,都是被公司的發展推著去學習。」蔡守冠說。

今(2020)年,蔡守冠順利取得了生技博士學位,成為「名正言順」生技背景的生技公司領導人。他回想自己生技之路的起點,得要從光鼎的曲折身世說起……

遭QIAGEN放生?! 光鼎靠技術扳回合作

蔡守冠笑說,光鼎的創立其實是一連串的意外所促成。「一間公司的成立,通常不外乎是:有技術、有市場、有人脈、有資金,或是有理想抱負,但光鼎的理由是以上皆非。」

故事要從美國臨床檢驗暨生命科學大廠――貝克曼庫爾特有限公司(Beckman Coulter)的兩名員工出走、創業開始。劉明山(Ming-Sun Liu)和Varouj Amirkhanian,一個臺灣人、一個美國人的組合,在2000年創立了eGene Inc.,其以毛細管電泳技術為核心,提供DNA檢測服務。

「eGene成立之初到處募資,也吸引到臺灣的天使投資人支持,不過,當時公司馬上就面臨生產成本太高的挑戰,於是,在臺灣成立專門生產的分公司,替他們做CMO,以降低生產的成本,那就是光鼎的源起。」

2004年光鼎生技成立,同年蔡守冠加入,在美國、中國、臺灣三地奔波,把毛細管電泳儀的零組件生產、供應和組裝,從頭到尾摸清楚。然而,母公司突如其來的變化,卻讓當時的光鼎生技一夕間變成孤兒。

「原本eGene是打算等到光鼎茁壯後,再併購回去當生產部門,沒想到在2007年,eGene就被QIAGEN給併購了!QIAGEN當時只要eGene的產品,沒有把我們一起併購,還把所有的零組件拿回德國做,我們只能靠自己找出路。」蔡守冠說。

「不過,過了半年,QIAGEN又把核心零組件的生產任務委託我們。其中的關鍵,在於儀器裡面使用的可棄式卡匣耗材之中,有一顆負責光學偵測的核心塑膠零件,只有我們懂其中的Know-How。如果少了品質穩定的這種零件,整台DNA定序儀就像是少了油的汽車。」

「他們後來發現,就算把我們的模具買回去、複製我們的參數,也沒辦法製作出品質夠穩定的零件。」蔡守冠笑說,該零件的三個部分(毛細管-打光-收光)的定位必須非常精準,所以射出製造、設計尺寸的要求非常高,他們也花了好幾年才抓到製造的要訣。

「所以,這場戰役基本上是我們大獲全勝。」

自主研發尋出路  一年產出原型機

不過,雖然贏回了QIAGEN的重視,但這樣的危機也激發蔡守冠的思考,這成為光鼎未來轉型的轉捩點。

他想到兩種改良策略。首先,如果把可棄式卡匣(耗材)裡面製程最困難的對焦零組件,從卡匣移到儀器裡,就可以大幅減少耗材成本、降價到QIAGEN的10%,大大增加競爭力。

另一個策略是把儀器從高通量改成中低通量,瞄準單次定序量較小的客戶需求。蔡守冠表示,其實有不少客戶有時候只有少少幾個樣本,但因為儀器要求一次要跑8個管道,就必須用水當成空白樣本一起跑電泳,形同浪費。

有了想法之後,蔡守冠馬上和eGene的創辦人之一Varouj Amirkhanian取得聯繫,獲得了他的支持,並每個月飛來臺灣一星期,兩個人一起密集執行研發工作,還找來美國經驗豐富的工業設計師線上skype,熬夜設計產品的外型。

後來還挖角了其他公司的工程師加入,負責主機板和軟體的設計。一年後,五人團隊終於把原型機做出來,並在國際各大展覽上亮相,2012年就開始銷售。

「不過,當時要賣給誰,也還在摸索。展會上來詢問的,幾乎都是生物科技各領域的PhD,每個人的需求都不同。然而,當時團隊裡還沒有人是生技背景,卻在賣一台分析基因的儀器。」

2010年蔡守冠因緣際會下,延攬了中央研究院退休助理研究員許明智博士,成為公司的一員。這不僅使光鼎成為一家名正言順的生技公司,也點燃了蔡守冠心中的火苗。

補足「生技DNA」 在職攻讀博士學位

「每當客戶來問問題,雖然儀器我可以侃侃而談,但問到生物問題和應用,我就只能靠許老師,自己在旁邊偷學。我知道我的生物知識不夠,就去買了好幾本厚厚的生化課本來讀。裡面的東西我都不懂,許老師會帶著我學習,解答我的問題。」

蔡守冠苦笑說,因為生技公司的領導人大多都有生物背景的博士學位,許多人寫信給他時都稱他為蔡博士,他也只能不好意思地跟對方解釋。

2016年,他們去海洋大學,向生命科學暨生物科技學系林翰佳教授做客戶簡報。

「老師聽到我的背景是土木工程,就邀請我去唸他們的博士班。雖然有些教授會一時興起邀請別人去念博班,但許明智老師跟我說,他是認真的。」

當時,光鼎生技的儀器發展已經相對成熟,蔡守冠也累積了不少生物知識。他毅然決然一面繼續經營光鼎生技,一面埋首於博士班修課與研究。

入學第一年,蔡守冠幾乎都把時間花在修課上,但面對最關鍵的分子生物學卻如臨大敵,「分子生物學真的很難!光是學一堆反應途徑就快昏倒。」他笑說。

不過,蔡守冠沒有辜負教授的期待,甚至成為上課時老師最喜歡的學生。「一開始有些人覺得,我可能只是來洗學歷。但我是課堂上最認真、也是最常被老師點名表達意見的學生,最誇張的一次是,兩堂課我總共被老師點名問問題多達40次!」

今年,蔡守冠花了四年順利拿到博士學位,他的博士論文研究題目就是「即時簡便的現場分子檢測系統開發」,和光鼎生技的發展轉型策略緊緊相扣。

「因為我非常清楚,我確實需要這個研究與學位來幫助我的產品市場開發。」

蔡守冠不僅因此內心感到更加踏實,更贏得了投資人對光鼎生技的信心。

>>本文節錄於《環球生技月刊》Vol. 80

更多台灣生醫康產業報導,請鎖定環球生技: https://news.gbimonthly.com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