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生醫大師】謝達斌:多樣性、獨立思考 打造「跨域/斜槓」人才

2021/02/11
【校園生醫大師】謝達斌:多樣性、獨立思考 打造「跨域/斜槓」人才
這是斜槓人發展的時代,年輕人不用怕太斜槓,凡走過都會留下線索,沈潛在人生的某些點,並會再萌出新價值。

Special Report | 專題報導 2020年 Vol. 79

「以終為始」 制定未來教育

【校園生醫大師】謝達斌:多樣性、獨立思考 打造「跨域/斜槓」人才

撰文/彭梓涵

校園生醫大師小檔案»

職稱» 成功大學口腔醫學科暨口腔醫學研究所特聘教授
受推薦原因» 跨域博雅
研究專長» 口腔病理、分子生物、腫瘤學、牙科學、奈米生醫技術


撰文/彭梓涵

謝達斌是成功大學口腔醫學科暨口腔醫學研究所特聘教授,同時為現任科技部政務次長,是此次被舉薦者中,官位最大的教授。

謝達斌畢業於陽明醫學大學牙醫系,美國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牙醫學院分子生物學醫學科學博士,專長為奈米技術於臨床與基礎醫學應用、口腔病理、分子生物、腫瘤學、粒線體醫學等。

他的研究領域廣泛,就如同受推薦原因一樣「跨域博雅」,也是這次舉薦活動中唯一以「跨域博雅」之名入選的教授。

謝達斌是位醫師,亦是從生物醫學跨入奈米材料、光電領域的專家,有國內外奈米醫學權威之稱,累積的成就使其實至名歸。

次長層級發聲 倡「多樣性」培養跨領域人才

謝達斌10多年來,秉持以科學、新技術,與不同領域教授、研究生結合,進一步從臨床醫療問題開創解決方案,他的研究成果多次刊登於國際頂尖期刊,包括全球首創之「人造標靶性光激發奈米剪技術(ATLANS)」,此技術是利用光子結合「奈米剪刀」進行精密基因外科手術,在培養的癌細胞中,證實可以關閉抗藥基因,以降低抗藥性。

創新應用也讓他四度獲得國家新創獎、第九屆有庠科技論文獎及第十六屆有庠科技講座,今年,他再以電磁波驅動高速精準醫學分子診斷系統,榮獲2020臺北生技獎。

謝達斌將不同領域結合,為醫學診斷治療開啟新的機會。他說,現在各行業之間的邊界越來越模糊,唯有「跨領域研究」才能為科技創造新的契機。

謝達斌認為,多樣性(Diversity)對國家發展很重要,因此,從學校教育時,就應引導每個學生在最擅長領域發揮,盡量不要讓學生都長得一樣。

有20年教職經歷,謝達斌在2018年上任擔任科技部政務次長,不遺餘力推動跨領域創新,他曾在2018年的BTC會議上,分享生醫跨領域人才培育的概況,建議學校在培育人才上,可建立彈性調整的模組化課程,以適應不同學生,而政府也需增加臨床試驗師資,強化臨床試驗的實習經驗。

興趣、求知慾 讓他成為典型斜槓人

現在,他擔任政府要職,同時也繼續主持實驗室投入研究,在學術表現亮眼的謝達斌,還有少為人知的人文藝術涵養,他說,自己的興趣很廣,喜歡畫圖也喜歡表演藝術,有時甚至會透過畫圖來釐清研究方向,現在假日若有空,就會拿起畫筆,或是逛畫廊,這是他紓壓方式之一。

不過相較美術、藝術之路,謝達斌對科學探索更有興趣,他說實驗室多元發展,是因為自己從小就是一個很斜槓的人,在念牙醫系時有了人生中第一台電腦,他就自己摸索,寫程式、組裝線路,念到感染疾病時就動手,用基因工程方式重組B型肝炎研究、或是寫計畫研究病毒在沒有粒線體的昆蟲中的共生關係。

謝達斌說,以前的教育總是要你專注,牙醫是蠻固定的職業,在求學過程中也很掙扎,所以那時對自己未來有些困惑、迷惘,不過,那段日子裡寶貴的經驗,與結交的朋友,都是啟蒙他成為日後跨領域的醫師科學家生涯。

然而,為何會從牙醫走入教職,他說「我喜歡教學、研究,當老師是一個快速當學生的過程,教的過程透過互動,也可從學生問的問題中,可以看到自己的盲點,教學跟研究往往也是結合在一起,兩者也是他喜歡的事。」

謝達斌說,因為他跨域教學的風格,從他實驗室出來的學生,也都具備多樣性的發展,在進入職場時,沒有造成太大的學用落差。

如今,他也會教育學生要有「獨立思考」的特質,謝達斌說,現在是資訊爆炸的年代,網路的快速傳播造成假新聞氾濫,在我們防範假新聞的同時,需建立自己的價值,「判斷」誰在說謊、什麼是真實。

「以終為始」 計畫人才教育

對於教育體系是否有待補足之處,他則表示,教育是一個「連續光譜」,你可以想像,現在崗位上的人才,就是幾年前的碩博士生,換言之,現在要培育的碩博士,也就是未來四到六年的人才。

因此,教育要思考的不是「眼前」而是「未來」,要「以終為始」推論臺灣未來10~20年需要甚麼人才,進一步制定未來人才需求,再反饋到教育體系。

另外,他也表示,教育更深層的意義,是培養出甚麼樣素質的人民,你就可以想像你的國家、孩子、未來照顧你的人是甚麼樣子,如果你想要你的人民重視自己的價值,就要多一點自我認同教育,例如:提倡漢族、原住民文化,若是想要更平等的社會,就多探討性別議題,這也是民主難能可貴的地方。

他最後也強調,人類是眾多物種中唯一能想到未來的靈長類動物,這種預測能力是很重要的,如果不打開心胸,我們就越接近寵物。

給學生的一句話»

這是斜槓人發展的時代,年輕人不用怕太斜槓,凡走過都會留下線索,沈潛在人生的某些點,並會再萌出新價值。

>>本文節錄自《環球生技月刊》Vol. 79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