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生醫大師】李學德:縮短學用落差,從教育做起

2021/02/15
【校園生醫大師】李學德:縮短學用落差,從教育做起
多討論、多分享。在學術前沒有誰是第一、誰是最後,當你覺得自己是最棒的,就無法得到別人的分享,剩下的只有恭維與批評。

Special Report | 專題報導 2020年 Vol. 79

接軌產業「眉角」 因材施教

【校園生醫大師】李學德:縮短學用落差,從教育做起

撰文/巫芝岳

校園生醫大師小檔案»

職稱» 陽明大學解剖學及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副教授
受推薦原因» 授業風格
研究專長» 神經血管疾病、 轉譯醫學研究模型建立、腫瘤轉移研究、神經發育障礙及退化性疾病


李學德經歷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博士後研究,2012年來到陽明醫學院任教後,幾乎連年榮獲陽明醫學院「醫學系學生網路教學評估優良教師」肯定。

專長為神經血管單位(neurovascular unit)相關研究,針對包括:乳癌腦轉移、阿茲海默症、過動症(ADHD)等疾病相關分子機制進行研究的李學德,不但是學生們公認的優良教師,對於實驗室學生步入業界或學術界時的銜接上,更是不遺餘力。

學生Email一個問題他回三頁答案

臺灣學生在課堂上太過沈默,是現今許多教育人士都不斷反思的議題,李學德指出,「我們總是乖乖聽講、不敢批判前輩所想,也讓我們缺乏了從小訓練論述能力和批判思考的機會。」

「選擇回臺任教的一大原因,是因為我對臺灣下一代的高等教育培養有所期許。」李學德開門見山說。

教授醫學院大學部的解剖學、組織學、胚胎學等課程,一年教課時間超過300小時的李學德說,「對這些基礎課程,自己最在意的,是學生上課是否真的理解,以及學生的討論、論述能力。」

「醫學系課程緊湊、學習知識量非常龐大,因此以『共筆』方式學習早就行之有年,然而對這些全臺灣最優秀的人才,只以這樣的方式栽培,或許對考試有所幫助,但就像養『飼料雞』一樣,只會培養出許多一模一樣的人才。」

因此,李學德不但鼓勵學生上課不要只顧抄筆記、要盡量與老師討論,當學生以email提問時,「一個問題,我甚至會回答他三頁的答案。」李學德笑著說,他總是詳細、豐富的解釋,希望學生不只是背誦考試答案。

李學德說,科學研究中誰先發表了什麼,不見得就是最正確的,因此,科學裡分享和討論的能力非常重要,「比起只是辯駁自己的論點,有來有往的『討論』能激發更大的火花。」

同樣的理念,他更是積極用於研究生的培育。 在實驗室中,他要大家不叫他「老師」,而是直接以英文名字「Max」稱呼。實驗室中學長、學弟妹平等相處,對研究生的論文,李學德更要求討論部分必須佔大量篇幅。

積極申請業界計畫 期縮小學用落差

「如果重當一次學生,我希望得到什麼?」李學德說,當他站在學生、或是生技產業業者的角度,才發現,考試一百分的學生,若沒具備業界所需的能力和思維,「對業界而言就是沒用的」。

對學用落差的問題,李學德分享,他總是期望學生一進實驗室,就要對未來的發展方向有所想法,若是要往業界發展,他會積極幫學生申請業界相關的計劃。

「申請業界計畫時,或許多少得在和我自己做的研究間有所取捨,但若不從學校這樣訓練年輕人,臺灣要怎麼發展生技業?」

此外,他也透過讓學生實際參與和業者的討論,或是督促學生盡量接觸自己未來想走的領域課程,彈性地培育人才。

在課程中,李學德不但頻繁邀請業界人士回校演講,甚至連最了解國外打工留學、博士後研究情況的移民署官員,也曾是受邀對象之一。「很多學生只看著媒體單方面報導,就覺得到國外工作很美好,卻不知道自己應該先具備那些能力,到了當地才不會淪為血汗工人。」

李學德認為,讓學生了解產業間的這些「眉角」是非常重要的。

對於要往學術界發展的學生,他則要求除了要會看、會想以外,還要會寫、會辯。「我常鼓勵博班學生,現階段就要發展未來博士後,可能會用到的課題,未來較能快速切進去。」李學德說。

規劃產業政策 應從教育做起

他鼓勵學生,要將人生往前思考「五年、十年後要做什麼」,並從現在就開始努力,李學德也認為政府在規劃產業政策時,應該從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人才端思考。

「但臺灣常常缺什麼人才就想立刻能取得填補,比方要發展AI,但之前都沒在培育AI人才的話,哪來審查AI計畫的專家?」

他認為,透過前期由教育部主持培養人才、多年後科技部再銜接支持這些新興人才的方式,才是長久、穩定之計。

生技產業的人才庫,也需要長期投入培養,李學德指出,現在中生代博士人才越來越少的問題,正是因為過去只花錢補助高階的「紅花型」人才和「獨斷型」的研究,這些頂尖技術的培植,在科技發展上是必須的,但在人才培育上就會犧牲掉能夠形成人才庫的許多「綠葉型」人才。

李學德強調,在人才培育上,若能讓學生看到生技產業「人才庫」的未來,才會真正有前景。

過去所有經歷將成為養份

李學得也勉勵學生,不要埋怨現在所經歷的辛苦。「你覺得現在哪裡都像地獄,但只要經歷過後,以後去的地方都是天堂。」學生時期,他因為家境關係,得頻繁地接家教賺取生活費,當時雖然辛苦,但也因此培養了不斷精進教學、思考怎麼講解才能幫助學生的習慣。

這樣的習慣,幫助了李學得8年前剛到陽明,要從零開始建立實驗室,又同時需準備非本科的解剖學等課程時,能夠快速適應。

李學得的恩師之一——成大生理所特聘教授任卓穎曾告訴他:一個教育界人才的養成,會從學生時期只是崇拜大師名聲而跟隨老師,到開始會質疑老師的想法、和老師形成競爭關係,最後發展成懂得站在老師的立場。

「『我如果是老師,會怎麼做?』,有這樣的思考才能成為教育界成熟的人才。」李學德也以此勉勵自己,為臺灣頂尖人才培育盡心力。

給學生的一句話»

多討論、多分享。

在學術前沒有誰是第一、誰是最後,當你覺得自己是最棒的,就無法得到別人的分享,剩下的只有恭維與批評。

>>本文節錄自《環球生技月刊》Vol. 79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