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15家醫院領袖  總結2020數位醫療發展痛點

2020/12/11
美國15家醫院領袖  總結2020數位醫療發展痛點
2020年全球因大流行,激起了更多數位醫療(health IT)的創新!?《貝克爾醫療評論》邀請美國15家知名醫院系統領導人總結2020數位醫療發展的看法,指出數位醫療創新上的許多痛點。

2020年全球因大流行,激起了更多數位醫療(health IT)的創新!?(圖片取自網絡)

編譯/劉端雅
 
2020年全球因大流行,激起了更多數位醫療(health IT)的創新!?《貝克爾醫療評論》(Becker's Hospital Review)邀請美國15家知名醫院系統領導人總結2020數位醫療發展的看法,指出數位醫療創新上的許多痛點。
 
克里夫蘭醫學中心(Cleveland Clinic)體驗長(chief experience officer)Adrienne Boissy:大規模應用的技術,並不適用於我們現在最需要接觸的人群,應花時間去了解您所服務的患者,他們是誰?應了解他們對使用和信任的偏好,以及用同理心對待。
 
Mass General Brigham數位醫療長Alistair Erskine:虛擬服務是新興的潮流,而數據至關重要,大流行幫助了我們思考該如何改善提供醫療保健服務的便利性。尤其在COVID-19期間,必須能夠即時(real time)了解醫療資源緊張時的情況。
 
Mass General Brigham創新長Chris Coburn:了解您的公司組織,包括人員和文化,這將成為創新的來源。相反地,沒有優秀的人才和文化,將成為創新過程的障礙。另外,需要建立、發展和保持一支技術精湛的創新團隊,了解市場並願意冒險。
 
Providence執行副總裁兼數位長Aaron Martin:醫療系統和整合式健康照護系統(integrated delivery networks)將成為對消費者非常友好(consumer-friendly)的數位足跡(digital footprint), 而COVID-19加快了這發展,將有更多大型和小型科技公司進入該領域。
 
Ascension Health執行副總裁兼策略創新長Eduardo Conrado:區分創新和顛覆(disruption)非常重要。我們需要創新地尋找或創造解決方案,以回應患者的需求,但關鍵是我們要能夠在整個公衛系統快速擴展創新的能力,這時,顛覆就會發生,並且可以真正幫助維持和改善個人和社區的健康。
 
 
紐約-長老會醫院(New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資深副總裁兼轉型長(chief transformation officer)Peter Fleischut:技術的價值不在中立性,因此在採用這些技術時,作為領導者的職責是要確保技術不會使照護惡化或加劇差距。
 
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Houston Methodist) 技術與創新副總裁Michelle Stansbury:當我們正發展創新中心時,醫療系統發生了巨大的轉變。我們的模式是:要麼快速成功,要麼快速失敗,我們是以30天、60天、90天為周期進行創新。
 
布朗·生命數位健康中心(Brown-Lifespan Center for Digital Health)醫學博士Megan Ranney:創新的概念是從社會的不同階層中吸取想法或可能性,將它們融合在一起,創造出新穎的解決方案。因此,創新應該是一種協作的(collaborative),可以真正突破界限,也可以發揮作用的東西。
 
洛杉磯兒童醫院(Children's Hospital Los Angeles)創新長Omkar Kulkarni:如果希望在公司組織中快速啟動創新過程,這概念像是逆轉流程(reverse-pitch)的黑客松(hackathon),它是一種有效、高效且可複製的導航和啟動創新生命週期的方法。
 (圖取自網絡)

Atrium Health數據和數位長Otrium Awan:
人工智慧在醫療保健中的角色,具有巨大的必要性和機遇。它可以自動進行圖像診斷、初步診斷、幫助減少劑量錯誤、誤檢偵測(detect fraud),並為機器人輔助手術和虛擬護理助理(virtual nursing assistants)提供巨大價值。
  
Atrium Health創新副總裁Todd Dunn:不認為需要龐大的創新團隊來創造創新文化,相反地,需要一個非常專注的人。第二是建立一個可以在整個創新過程中更加以消費者為中心和循證的系統。第三是規模化(scaling)創新的心態、整合技術和工具。
 
SCL Health創新長Peter Kung:充分利用電子健康紀錄(Electronic Health Record,EHR),並將其擴展到更高的層次,創建、組合非EHR功能並提供所需的獨特體驗。例如,像亞馬遜(Amazon)和沃爾瑪(Walmart)提供如:購物車、送貨選項等,使線上體驗比實體店更好10倍。
 
 CommonSpirit Health知識產權、生命科學與設備和戰略創新副總裁Manoja Lecamwasam:社區醫院要擁有精準醫學(precision medicine)或個人化醫療的最大問題之一,是定序和基因體學總是在研究機構內發生,或者已經在研究中進行了實驗。但是80%的照護是來自社區醫院,醫生和患者之間的互動,這才是醫療保健中最重要的行為,創新需要互動。
 (圖取自網絡)

霍格醫院(Hoag Hospital)數位長Kathy Azeez-Narain
EHR技術是一個功能強大的平台,但需要解決的缺口是,將人機互動(human interaction)設計應用於產品,使用戶可以更加容易提取關鍵信息。但從患者的角度來看,這仍存在差距。
 
南佛羅里達浸信會健康組織(Baptist Health South Florida)資深副總裁兼數位長Tony Ambrozie技術必須服務客戶(患者),從客戶的需求、服務、體驗和互動開始,然後再回到技術的需求以及它如何運作。
 
資料來源:
https://www.beckershospitalreview.com/digital-transformation/15-innovation-leaders-most-interesting-thoughts-on-health-it-in-2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