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筆記】騎著大象帶著望遠鏡行軍的貴族!?

2020/11/08
【編輯筆記】騎著大象帶著望遠鏡行軍的貴族!?
投資圈常喜歡評喻生醫業是「本夢比」的行業,說生技人愛作夢,高舉著為解決未滿足需求的大旗,活在不可預期的未來。由於生醫產業也多是高知識份子,怎麼看生醫人都很像是「騎著大象帶著望遠鏡行軍的貴族」。

Editor's Note | 編輯手記 Vol. 79

騎著大象帶著望遠鏡行軍的貴族!?

撰文/林明定

投資圈常喜歡評喻生醫業是「本夢比」的行業,說生技人愛作夢,高舉著為解決未滿足需求的大旗,活在不可預期的未來。

多年前,一位投資鉅資的傳統產業老前輩,幾年等不了後,常苦扭著臉用臺語嚎叫:「滿天全金條,睏醒抓嘸半條。」

這位前輩消失一陣子了,儘管一群朋友偶爾議論起他非凡的管理撇步,拽得一群人像旋轉木馬一樣,但每每採訪線上見聞事件的各種無言、無理、無奈、無解、無助、無力、以及很多無聊,都會讓我偶爾懷念起這位老前輩,想像他「哎……」這句話的生動表情,讓我充滿憶趣。

由於生醫產業也多是高知識份子,學歷高、社經地位佳,被歸屬社會金字塔階層的族群,一位電子業朋友就向我形容,他怎麼看生醫人都很像是「騎著大象帶著望遠鏡行軍的貴族」。

跨域整合 你整我!我整你?

朋友的形容頗為傳神,大資本支撐和進程緩慢(大象)、以管窺見遙遠的美好(望遠鏡),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朋友急忙連珠砲:「先別笑,我說『貴族』ㄟ!多讓人羨慕。我們去醫院跟醫師討論,或跟你們生技人溝通,常常好像我們額頭上就刻著『代工』兩個字,臺灣產業之間『種族歧視』其實很嚴重的,你知道嗎?政府和一堆大老都用力喊『跨域整合』,拿著仙女棒四處點,好像一點就能變、變、變,大家真的都有在『整』啊,結果是你整我、我整你!」

相信絕大多數帶著理想投身生醫產業的人,若聽到以上這類批評,大概都會很不開心,我也不例外。

當朋友用大象、貴族形容時,我腦子裡浮現了不同畫面:戲劇裡的貴族淪為異族國王的俘虜,成為御用的象師,驅著大象上戰場、驅著大象出巡,他們變成了犁田農民,為了排遣寂寞,各自藏著一支望遠鏡,才得以相互之間無言眺望。

我心裡並同時OS:「你哪懂生技人面對投資人以及資本市場時的壓力!」

不過,無論老前輩或朋友,就算逗趣裡有刻薄,幽默裡是尖酸,其實還是在讓人五味雜陳的感受裡留下許多省思。

臺灣生技從0到1 顛顛簸簸

嚴格來講,臺灣生技產業甚至還沒走出0到1的階段、從2000年起掀起新興浪潮,一直到2014年後,才有六家公司(太景、寶齡富錦、智擎、泰合、中裕、國光)的新藥陸續進入1到10,真正走出臺灣到國際上市;而根據2020生技產業白皮書統計,學名藥廠西藥製劑出口值為130.48億臺幣,規模都很小。

而這0到1之間的發展顛顛簸簸,且在過去六年裡,每幾年資本市場就會跑出一隻黑天鵝,2014年基亞三期解盲失敗事件; 2016年浩鼎內線交易疑雲事件、以及最近的藥華醫藥國際仲裁糾紛事件,都造成生技股市重挫,讓散戶、炒戶對生醫股的信心越來越擺盪。

生醫研發結局一翻兩瞪眼,股價起落在歐美國家的生技類股都是很正常的,卻從不代表一家公司就會自此一蹶不振,只要新的產品線佈局、新的投資組合等新經營策略滾動前進,一旦公司榮景再現,資本市場也都會再以股價給予回饋及擁抱。

在追求創新的國度,如美國矽谷,一個偉大的事業應該從未來產生現金流的能力來定義,但臺灣的產業環境要發展到能接受這樣的價值認定,從政府、學研、產業到資本市場的整個上下游鏈,恐怕還真像是騎著大象帶著望遠鏡的人。

一切KPI、EPS 對錯都有理

現在的政府管理指標看KPI,政策重視KPI績效本意創造有效率的政府,但也導致大家專注在短期成長,成長容易衡量,但是持續就難評量了,我們因此看到相對需要熟成的生醫新創團隊被趕著離巢以滿足政府達成KPI,鞋帶都還沒綁好就得上場跑步,許多熱誠與自信都在資本市場裡跌跌撞撞而開始變得破碎!

一位國外的新創投資人,採訪後在他離開臺灣前我們又見了一次面,他告訴我,「國外的新創團隊即使最後失敗、解散,大家一路上都非常Happy,但是你們的新創團隊技術都不錯啊,可是Very Unhappy,沒看見眼中有Shining Light。」

他也透露見了幾位坐擁資本的老闆和創投,並大笑:「他們可能是讓大家Unhappy的主要原因。」

他說,「因為他們沒有真正對Entrepreneurship        (早期新創)的投資機制,他們不真正支持Innovation (創新)。」他也直白表示,他再度見我,是希望我們能夠始終如一多鼓勵、支持創新創業,「這很適合臺灣跟以色列這樣的小國家,而且你們的研發很Solid、很Honest,可惜投資人很Impatient。」

在一次本刊舉辦的小聚論壇中,一位在電子業成功的知名老闆親自出席,他不諱言,「幾位都是電子業的老闆朋友們,好不容易累積的財富,對生技醫療越來越投不下去,因為之前不是被騙、也被媒體嚇壞了」,但他還是覺得健康產業是重要的,所以他有空希望多親自私下聽聽。

但一位筆下千秋、積極參與各公司法說會的朋友,我們有一次聊起,他直言,「我就是對投資有興趣,投資沒有其他道理,我就是要賺錢,所以要監督。」

我微笑無言以對,確實,一切KPI、EPS,對錯都有理。

別讓隨機事件支配不確定未來

近期一天早上,一位政府長官突然變成哲學家,他傳來訊息,「你接觸的都是想開發市場(賺大錢?)的專業人士,這也是社會潮流,大家都在想賺大錢,也不知道活著是為了什麼樣的生命價值?」

我迷茫無語回應,只能先顧左右言他:「今天發生啥了?」其實心裡自言自語:「今日世界功能都在失調,貧富差距無法跨越、既得利益大者恆大,普世小老百姓活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現在和未來,現實上大家都被『窮怕了』吧!」

後來,我又把大象和望遠鏡、以及「窮怕了」的心裡糾結請教了一位前輩,結果,我被啼笑皆非地當頭棒喝,他斬釘截鐵地說:「未來,不管發生麼事,我都已經準備好了,為了一個『特定目標』抱持堅定信念,就是要學習和懂得如何『好死』,人只要一老病,管你誰都沒有尊嚴。」

「不要低估自己發展的效益,發展要有紀律地逐步擴大,如果你已經走在主導小型利基市場,就從這裡繼續壯大、培養出色的實力。未來世界不確定,但你可以很確定,就是不要讓一些隨機事件就支配了不確定的未來,這也是當下社會最大的問題。」

我當作這是很大的勉勵。

mind_sign

[email protected]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