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近10年各國臨床試驗進展數量差異大 新藥獲准出現不對稱

2020/09/21
歐洲近10年各國臨床試驗進展數量差異大 新藥獲准出現不對稱
近(17)日,歐洲腫瘤醫學會(ESMO)研究人員,在Clinicaltrials.gov數據庫中搜索了2009年至2019年間成人腫瘤患者的介入性臨床試驗,對34個歐洲國家的試驗數量進行分析,結果發現

2020.09.18環球生技雜誌/記者 彭梓涵編譯

近(17)日,歐洲腫瘤醫學會(ESMO)研究人員,在Clinicaltrials.gov數據庫中搜索了2009年至2019年間成人腫瘤患者的介入性臨床試驗,對34個歐洲國家的試驗數量進行分析,結果發現由於各國醫療保健支出的巨大差異,開發中的新藥,在歐洲獲准的數量出現不均等現象。

研究合著者德國圖賓根大學醫院(University Hospital Tubingen)的Teresa Amaral博士表示,該研究為我們先前的懷疑提供了證據,即不同國家的癌症治療的臨床試驗數量存在巨大的不對稱性。

這些差異包含,2010年至2018年期間,歐洲國家進行的腫瘤學臨床試驗總數增加了33%,但大部分集中在臨床1、2期試驗(增加61%),2-3期試驗僅增加7%。

此外在東歐、西歐、中歐國家間相比,西歐進行新型癌症治療的臨床試驗數相對高。研究者認為這樣的增長,取決於各國擁有的基礎建設與專業知識,而造成這樣的不平等主要與國家的經濟實力有關,與癌症的疾病負擔(disease burden)無關。

研究中他們也從2018年的國家數據,估算31個國家(歐盟27國以及冰島、挪威、瑞士和英國)在癌症的醫療保健支出上,結果顯示,癌症藥物的最大支出者是奧地利、德國和瑞士(90至108歐元),人均支出最低的國家是捷克共和國,拉脫維亞和波蘭(13至16歐元),其中免疫腫瘤藥物在各國間支出差異最大。

研究主要作者Nils Wilking表示,兩個主要因素解釋了癌症藥物支出差異,一是資金短缺、二是醫療保健監管機構未批准使用該藥。他也表示,其實很難評估每個國家的實際成本,因為不同國家的系統不同,隱藏的成本並未顯示在數據庫中,但研究上也表示,一個國家在醫療保健支出花費越多,居民得到的抗癌藥也就越多。

然而如何擴大獲得抗癌藥物的機會,Nils Wilking建議,可以透過了解疾病領域及社會能夠支付的費用,建構一個支付模型,來刺激有價值的創新藥物開發。

 

 

資料來源: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0-09/esfm-atc091720.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