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楊敏盛一生「上醫」之道在行禮運大同

2020/08/02
【人物】楊敏盛一生「上醫」之道在行禮運大同
7月20日,桃園地區最早、最大的私立醫療體體系–敏盛綜合醫院舉辦45週年慶。創辦人楊敏盛35歲創立醫院,他以不只是一位醫師、同時也是傑出政治家、企業家的過人才華,一步步打造出今天的敏盛醫療集團。如今雖

People | 人物 2020年 Vol. 76

敏盛醫療集團創辦45週年慶

楊敏盛一生「上醫」之道在行禮運大同

撰文/李林璦


7月20日,桃園地區最早、最大的私立醫療體體系–敏盛綜合醫院舉辦45週年慶。創辦人楊敏盛35歲創立醫院,他以不只是一位醫師、同時也是傑出政治家、企業家的過人才華,一步步打造出今天的敏盛醫療集團。如今雖有子楊弘仁傳承,但秉持著「知老」、「認老」、「樂老」、「學老」,最後「忘老」的他,將自己近年來在臉書上抒寫、累積的300多篇隨筆集結成冊,在院慶上發表新書《臉書的歲月》,展現其一生追求「上醫」之道的行醫理念。

楊敏盛一生不只是一位懸壺濟世的醫師,他同時是傑出政治家、企業家。

楊敏盛一生不只是一位懸壺濟世的醫師,他同時是傑出政治家、企業家。

Profile:楊敏盛
現職

• 敏盛醫療體系創辦人、總裁
• 敏盛醫控(股)公司董事長

經歷 

 • 2016~迄今 國民黨桃園市黨部主委
 • 2011~迄今 桃園縣公益聯盟總召
 • 2011~2012 行政院政務顧問
 • 1990~1993 中華民國醫院行政協會理事長
 • 1989~1992 第一屆立法委員
 • 1984~迄今 桃園縣醫師公會理事長
 • 1975~迄今 敏盛醫療體系創辦人
 • 1971~1975 臺大醫院主治醫師、兼任講師

學歷    • 桃園國小
 • 建國中學
 • 臺灣大學醫學院醫科
 • 哈佛短期進修


7月20日,敏盛綜合醫院在桃園經國總院歡慶了45週年。
自2001年敏盛醫院斥資完成總院興建,這座矗立在桃園經國大道上的敏盛綜合醫院,不僅是桃園市的門面與地標,更一直是桃園地區鄉親們的健康守護。
一踏進醫院,大廳就高高掛著筆走龍蛇的禮運大同篇書法。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書法大師張穆希書贈。

聲音依舊宏亮、笑聲爽朗的楊敏盛,一見到來訪的本刊到來,先是如數家珍的一一介紹環繞著他辦公室內,參與各個組織、活動的紀念,最後停留在一張他與老母親的合照,「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張,母親愛子之情自然流露。」
楊敏盛偌大辦公室內,處處充滿刻著歷史的大、小物品,但也有一對吸睛的可愛小熊維尼大布偶,是去年12月敏盛醫院捐贈臺大護理系校舍,校方回贈的禮物。
楊敏盛和三位子女都畢業於臺大,他一方面飲水思源,同時以無私捐贈行動支持護理人員專業的尊重與支持。
他接著拿出自己親筆的書法,依然是禮運大同篇,他強調:「『上醫醫國』行醫只是工具、手段,希望藉此實現禮運大同篇中所描述的大同世界,特別是使老有所終,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
楊敏盛開宗明義,以「上醫醫國」、「禮運大同」一語道明他數十年來努力為醫療體系找到新出路,為健康產業建立新價值的獨門心法。

是「醫師」選擇了他
楊敏盛一生不只是一位懸壺濟世的醫師,他同時是傑出政治家、企業家。
他白手起家、一手打造出桃園地區最早、最大的私立醫療體體系–敏盛醫療集團、總裁,敏盛醫控公司董事長,成為桃園醫師公會理事長、進而臺灣醫院協會理事長、聯合醫學基金會理事長。
後來,為了促進醫療政策修法,挺進了立法院擔任立法院第一屆立法委員、擔任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與中國國民黨桃園市黨部主委等職,並曾任國際扶輪臺灣總會理事長。
楊敏盛說,「事實上,小時候對醫師的觀感不是很好,也從沒想過自己會踏入醫師這個行業。」
原來小時候,他帶著妹妹去看醫師,但醫師的態度沒有視病如親。這小小的因子種在楊敏盛心中,也或許是造就當醫師後的楊敏盛,對待病人就像家人一般。
也儘管楊敏盛笑說,「我從來都不是乖乖牌學生。」但楊敏盛求學之路可謂一路扶搖直上,桃園國小畢業後,以北區聯招第四名考上臺北建國中學初中,高中到臺大醫學院都是一路保送直升。
他也分享,高中時,本來希望未來自己能「做大事」、造橋鋪路,想唸土木系。當時的建中每年有3個名額可以保送臺大醫學院,原來第5名的楊敏盛,因第2名選臺大電機,而後臺大醫學院又給建中增加了一個名額,在高中老師的鼓勵下,加上醫學系是眾多學子追求不得的第一志願,楊敏盛進了醫學係,「所以,是醫學系選擇了他。」他說。
小小鄉鎮鄰里有人進入臺大醫學系,可謂普天同慶,他成了家戶譽曉的人物。但出生於公務員家庭的楊敏盛,卻擔心著入學後昂貴的學費、書籍費。當時的建中校長賀翊新得知,就安排沙鹿光田醫院給他7年獎學金,一學期1500塊,讓楊敏盛不須煩惱書籍費用,在醫學院時期,他也擔任家教補貼學費。
楊敏盛說,醫學院競爭很激烈,他的成績平平,沒有名列前茅。畢業前實習,他的小學老師為他安排了相親,對象是楊敏盛先前國小同期、學業最好的女生。楊敏盛記得非常清楚,7月30日相親,9月5日就訂婚,他打趣地說,「我可是班上前幾名結婚的,這下總算排上了班上前幾名。」

開放式系統
引進臺大名醫回鄉
在臺大醫院選科別時,楊敏盛認為,外科開刀治療很立竿見影,於是在當時主任建議下投入一般外科。也在妻子的支持下,專注於學醫、作研究,只是四年專科醫師後,岳父經商失敗,一夕間經濟崩坍。
因為經濟的考量,楊敏盛毅然決然離開臺大這座白色巨塔,回到故鄉桃園開業,但他環顧當時桃園的開業醫大多是小診所,只有一位醫師,能處理的病患有限。
長期待在資源充裕的臺大醫院,讓楊敏盛深刻體會到桃園民眾的需求,他認為,應將臺大寶貴的資源引入桃園,讓鄉親能一站就解決各種疾病,因此於1975年,他以開放、無私的創新思維,在桃園市開立了「敏盛外科開放醫院」。
楊敏盛說明,「『開放』的系統,就是充分運用身邊所可動用的資源」。開業的前五年中,臺大醫院的神經外科、骨科、泌尿外科、一般外科等醫師經常到敏盛外科開放醫院幫忙,楊敏盛也以此做為起點,將醫療當作健康產業來經營。
口碑好、視病如親、一站式滿足所有臨床需求,漸漸地讓30幾床的敏盛外科開放醫院人滿為患,於是又在三民路上買了300多坪土地,於1981年轉型為120床的敏盛綜合醫院,成為當時桃園的第一間私立醫院。
當時正好遇到國泰醫療財團法人國泰綜合醫院剛成立,正在招募臺大醫院醫師,楊敏盛便與國泰醫院建教合作,讓小兒科、婦產科、耳鼻喉科等科別的醫師進駐,這才促成了敏盛綜合醫院的成立,接著並逐步於龍潭、大園等地設立地區醫院,把醫療機構延伸到偏鄉地區,增加醫療資源的可近性。
「這對桃園當時的醫療環境可說是非常衝擊!」楊敏盛說道。

弭平紛爭 2年活化組織
1984年時,桃園醫師公會理事長因故出缺,也無法推出大家都接受的理事長人選。協調過程中,有人就推出敏盛綜合醫院才剛開業2年的楊敏盛,成為最理想的繼任人選,他很快地被推為理事、常務理事,三級跳成為第十二屆理事長,是產生過程最特殊的一屆理事長。
楊敏盛上任後,成立了醫政法制、醫學倫理紀律、醫療爭議關懷、學術出版、公共關係、會員福利、醫院醫療、基層醫療等多個委員會,由各理事、常務理事分別負責推動事務,不僅每個理事都有舞台可以發揮,大家在有目標的狀況下分工合作,也逐漸消弭組織間的嫌隙,疏導劍拔弩張的氣氛。
楊敏盛也藉著各式球賽、交誼活動的舉辦、動員理監事分區舉辦座談會,就近和會員們交換意見,僅用了2年4個月的時間,「做活了」整個公會。
他並主動帶領理監事們拜訪臺中市、臺北縣等醫師公會彼此交流,同時,加強與韓國漢城姊妹會的聯繫,讓桃園醫師公會漸漸發展成為全臺最第三大、擁有3,000多位會員的醫師公會。
任期屆滿時,楊敏盛也為了保有過去的和諧,仿照政壇作法,建立了日後理事長人選由桃園南北區輪流產生的默契,一直沿習至今,使桃園醫師公會迄今仍十分活躍和諧。

前進立法院
促成全民健保法案
在擔任桃園醫師公會理事長的期間,會員大多是開業醫,不僅楊敏盛自己遇到醫療糾紛的威脅,也常常看到會員受到醫糾的衝擊,因而自此高掛手術刀,楊敏盛指出,「私人醫院對醫療糾紛難有對策,因為私人醫院的地位長期被政府忽視。」
他進一步說明,當時,私人醫院要申請勞保、公保很困難,醫師因此都湧入公立醫院。然而,事實上私人醫院給民眾的服務更好,但政府給的待遇天差地遠。
此外,私人醫院的規模越來越大,但卻被限制僅能扮演非營利事業的角色,楊敏盛認為,非營利事業的概念一定要改變,只要一定比例地購買醫院設備、提升醫療品質回饋到患者身上,醫院並非不能營利。
為此,楊敏盛決定跨入政壇更新醫療法,在1989年12月選上第一屆立法委員的第六次增額選舉,進入了立院,他打趣形容,「彷彿誤入叢林的小白兔」。
在嗜血的政壇中,鏡頭前打架,鏡頭後把手言歡,讓楊敏盛常摸不著頭緒。後來,他在立委期間,他和秀傳醫院創辦人黃明和籌組厚生會,並繼任會長。1991年底時,鑒於全民健保恐有跳票之虞,他籌組法案研擬小組,並力邀楊志良教授參與,密集每週會議,半年後,翌年12月4日,厚生會版「全民健康保險法草案」首先出爐,敦促了衛生署版緊接著在耶誕節過後提出,最後併案通過。
第2屆立法委員選舉,因為競選黨人數多,瓜分了票源,楊敏盛以微小票數之差回歸醫院本業,楊敏盛表示,「一路走來所有的職務、角色,都不是自己做選擇,都是因緣際會被揀選,只有選立委是自己的選擇」。

尊嚴、活力、大建設
37億打造經國總院
一回到醫院,楊敏盛遇到了人生的大困境,當時桃園已不再只有敏盛綜合醫院可以選擇,行政院衛生署桃園醫院(現稱為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林口長庚、壢新醫院等相繼既起,分散了患者人潮,對醫院業務相當打擊。
楊敏盛面臨抉擇,要繼續勇敢向前、還是結束過不同人生。沉寂了近2年,他不但選擇前者,並決定採用當時李登輝、連戰選舉文宣所提出的「尊嚴、活力、大建設」,籌備一大筆高達37億的資金,來建設現在的敏盛經國總院。
楊敏盛回憶,當時向三家銀行聯貸了20億新臺幣,自籌17億,當時醫院的醫師與員工們,大家都同意在兩年內僅拿九成薪水,未來再補還,更有員工利用閒錢投資,如此東補西湊、在大家的共體時艱下,完成興建了經國總院。
在這艱苦的時刻,楊敏盛提筆向人在美國的兒子楊弘仁告知情況,他本以為可能留在美國發展的楊弘仁,沒想到在接到信的2週後,便舉家回了臺灣。楊弘仁對父親說,「我在您建立的基礎中,看到了新的機會。」
1998年,楊弘仁從美國帶回了「醫療經濟學」,帶領醫院建立了預算制度、採購制度,革新的管理政策,讓敏盛經國醫院在2001年時順利開幕後,進入全新的國際化營運模式,每年預估量30億新臺幣。

破天荒售後租回
父子共創健康產業新價值
不料,才剛開幕不久,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風暴襲來,醫院變得門可羅雀,加上健保署又實施醫院總額支付制度,使總院業務發展陷入艱難。
於是,楊弘仁以他在美國所看到、連鎖醫院採取不動產售後租回的模式,大膽提出「售後租回」建言。
楊敏盛說,起初他仍有傳統有土斯有財的觀念,一時無法接受白手起家的醫院賣給別人。「楊弘仁在美國學得最好的是談判學,他不僅很有耐心,也懂得進、退,總能在最好的時機不斷說明。」楊敏盛終於點頭同意。
2007年,敏盛醫院經國院區以30億元賣給ING安泰人壽後再租回,在臺灣醫療界破天荒地創下「售後租回」的先例。但這不僅確實解決了醫院的貸款與負債,手上還握有十億元現金可進行下一波購併,有了充裕的資金,更為敏盛集團未來的發展奠下良好的基礎。
楊弘仁以從美國帶回來醫療經濟新知,注入傳統的敏盛體系,經過十年的努力,在國內成立了第一家以醫療本業為主的上市公司。父子並持續以精準的眼光,發揮統合的專長,步步為營,將敏盛健康體系逐步擴大到如今擁有十餘家異業機構的規模。
「父子兩代在不同的時空裡,以各自不同的所學,全力實施為臺灣醫療找出路,為健康產業創價值。」楊敏盛說。

上醫醫國
激活原民日間托老站
楊敏盛穿梭在多個龐大的組織體系間,每每都能在很短時間內領導組織和諧,且為組織創造新活力與發展,「把組織做活了」。
為人樂道之一,就是全國各地的扶輪社需要一個主要對接中央的組織,便邀請楊敏盛擔任臺灣扶輪總會理事長。
由於,當時總會只要求各地會員要上繳會費,但總會與分會都沒有互動,全國有20,000多個會員,乖乖繳會費不到四分之一。
楊敏盛心想,好不容易成立這樣的全國機構,應該要做各地區扶輪社做不到的事。因此,楊敏盛拜訪當時的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林江義,緊接著啟動了全國山地老人關懷站改善計畫,總預算達4000萬,大大提升了扶輪社公益形象。
原先政府設置關懷站目的以供餐為主,期望打造成日間托老站,但多數關懷站設施都十分簡陋,楊敏盛還帶領扶輪總會實地考察全國山地設立的120個關懷站。
短短2年內,改善了每個關懷站的廁所衛生、新增三口爐具、改善活動空間照明,實際地達成日間托老站的初衷。
此舉,最後促成行政院編列10億預算,擴大興建全島偏鄉的關懷照護站達200座。
楊敏盛再次強調,「行醫為工具、手段,目的是為了實現禮運大同篇中所描述的大同世界。」

知老、認老、樂老、學老、忘老
楊敏盛在自己79歲生日的感恩忘年會後,開始琢磨未來的日子該如何過,他認為,不管幾歲都要保持樂觀、感恩的心,要「知老」、「認老」、「樂老」、「學老」、「忘老」。
也自2018年10月開始,每周都親自在facebook上撰寫3、5篇文章,內容不僅有抒情的、寫景的、敘事的、憶往懷舊的,也有對當前局勢的反應,更同時在文中持續傳遞邁向大同世界的理念。
至今累積了300多篇,楊敏盛將其集結成冊,並在敏盛醫院45周年院慶上發表新書《臉書歲月》,以另一種方式展現醫師的社會責任。
最後,當問到他有什麼想做還沒做的事嗎?他走到窗前,眺望經國大道旁的市容,另一方是起伏巒迭的桃園虎頭山脈,「可惜!我沒機會當市長,否則我一定可以為桃園市做更多事……。」

>>本文刊登自《環球生技月刊》Vol 76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