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 Direct™》 結腸直腸癌:生物標誌精準治療 ADC新藥、K藥、聯合療法臨床進展積極

2020/06/20
《ASCO Direct™》 結腸直腸癌:生物標誌精準治療 ADC新藥、K藥、聯合療法臨床進展積極
今(20)日,世易醫健(eChinaHealth)舉辦了ASCO Direct™系列網路會議,將進行16場不同癌種的臨床試驗進展。

結腸直腸癌:生物標誌精準治療 ADC新藥、K藥、聯合療法臨床進展積極(圖片來源:世易醫健)

2020.06.20 環球生技雜誌記者/李林璦 、吳培安

今(20)日,世易醫健(eChinaHealth)舉辦了ASCO Direct™系列網路會議,將進行16場不同癌種的臨床試驗進展。 

今日邀請到多位於腸胃道腫瘤專家,如美國史丹福大學腫瘤系/美國ASCO胃腸道癌症GI專題會議大會主席George Fisher教授、美國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Rona Yaeger博士、美國西部腫瘤中心與胃腸道腫瘤研究中心的Axel Grothey博士與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腫瘤系的Dung Le博士等多位專家一同探討大腸直腸癌目前的臨床試驗進展。 

  • encorafenib/cetuximab雙藥治療 顯著延長轉移性大腸癌患者OS 

美國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的Rona Yaeger博士與大家分享BEACON臨床研究最新進展,該臨床3期試驗是使用BRAF抑制劑Braftovi (encorafenib)與EGFR抑制劑Erbitux (cetuximab)聯用或不聯用MEK抑制劑binimetinib治療BRAF V600E基因突變轉移性大腸直腸癌(mCRC)患者,與標準治療─cetuximab併用化療藥物irinotecan(或Cetuximab+FOLFIRI)相比,可顯著延長總體生存期(OS)。 

Yaeger指出,在追蹤12.8個月時,encorafenib/cetuximab雙藥聯用組的總體生存期為9.3個月,而對照組cetuximab/irinotecan(或cetuximab+FOLFIRI)的總體生存期為5.9個月。encorafeni/cetuximab/binimetinib三藥聯合治療的總體生存期同樣為9.3個月。顯示雙藥聯用或三藥聯用與對照組相比,都可延長總體生存期。 

Yaeger表示,最新的數據顯示,三藥聯用的客觀緩解率(ORR)為27%,雙藥聯用ORR為20%,對照組僅有2%。而在無惡化生存期(PFS)的部分,三藥聯用的PFS為4.5個月,雙藥聯用PFS為4.3個月,而對照組為1.5個月。 

他也特別提到,患者對encorafenib/cetuximab雙藥聯用的耐受性良好,且已在今年4月獲FDA批准用於治療BRAF V600E基因突變的轉移性大腸直腸癌患者,相信該雙藥治療可成為這些患者的新治療標準。 

  • trastuzumab deruxtecan ADC新藥HER2+轉移性大腸直腸 增加ORR 

美國西部腫瘤中心與胃腸道腫瘤研究中心的Axel Grothey博士則為大家介紹DESTINY臨床研究最新進展。該臨床2期試驗稱為DESTINY-CRC01,利用針對HER2(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的抗體-藥物複合體(ADC)藥物trastuzumab deruxtecan治療HER2基因突變、標準治療無效的轉移性大腸直腸癌患者。 

Grothey指出,患者的客觀緩解率(ORR)為45.3%,無惡化生存期(PFS)為6.9個月,而其中以腫瘤組織在免疫化學染色(IHC)及螢光原位雜交法(fluorescence in situ hybridization; FISH)下的結果來細分,HER2基因突變且腫瘤組織在免疫化學染色下呈色為3價的患者,其ORR為57.5%,而HER2基因突變、腫瘤組織為IHC2+/螢光原位雜交法呈ISH+的患者,ORR僅有7.7%。 

Grothey表示,不良事件主要為腸胃道不適與貧血等,安全性與先前一致,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有6.4%的患者產生特殊不良反應─間質性肺病(interstitial lung disease, ILD)。 

最後,Grothey認為,根據DESTINY-CRC01的數據,每3週以6.4 mg / kg的劑量 trastuzumab deruxtecan治療對標準療法無效的HER2+轉移性大腸直腸癌患者,是有希望且持久具潛力療法。 

  •  K藥延長PFS為化療2倍  成MSI-H轉移性大腸直腸癌患者一線治療新標準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腫瘤系的Dung Le博士為大家分享KEYNOTE臨床研究最新進展。該臨床3期試驗稱為KEYNOTE-177,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Keytruda(pembrolizumab)一線治療具有高度微衛星不穩定性/DNA錯配修復功能缺陷(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High/mismatch repair-deficient, MSI-H / dMMR)的轉移性大腸癌(mCRC)患者,其無惡化存活期(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PFS)為 16.5 個月,是標準治療(化療)的2倍(8.2個月)。 

Le表示,MSI-H的患者佔所有mCRC患者的5%。MSI-H或dMMR通常與患者生存率降低有關,同時,這些患者對常規化療的反應也較差。 

在治療12個月時,pembrolizumab治療組的無惡化存活率(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rate, PFSR)為55.3%,標準治療組為37.3%,而在治療24個月後追蹤,pembrolizumab治療組的PFSR為48.3%,標準治療組為18.6%。pembrolizumab治療組的客觀緩解率(ORR)為43.8%,亦優於標準治療組的33.1%。 

Le認為,pembrolizumab是作為MSI-H的轉移性大腸直腸癌患者一線治療的新標準。 

美國史丹福大學腫瘤系/美國ASCO胃腸道癌症GI專題會議大會主席George Fisher教授,也為大家做總結,指出在大腸直腸癌中預測的生物標記物與治療的成果息息相關。 

他表示,存在於編碼DNA聚合酶ε的POLE基因突變與MSI-H的患者,使用PD-1抑制劑治療的效果最好;而神經營養性原肌球蛋白受體激酶(NTRK)基因融合的患者則使用以使用廣譜TRK標靶小分子抑制劑larotrectinib效果較好。 

演講後的綜合座談,由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友誼醫院副教授Peter Yang (楊樹勛)主持,邀請到解放軍總醫院Lin Chen (陳凜)、北京大學腫瘤醫院Xicheng Wang(王晰程)、中國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Gong Chen(陳功)、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友誼醫院Wei Deng(鄧微)等多名中國癌症臨床醫師科學家,與論壇講者共同討論各自在癌症精準醫療、免疫腫瘤療法的臨床現況與挑戰。 

與會者們討論到,現在越來越多合併療法被使用,例如免疫腫瘤藥物(Immunoncology drugs, IO藥)合併化療使用,或是多種IO藥物合併使用;此外,大腸癌患者在腫瘤細部分類上目前仍有困難,有需要發掘新的生物標記,有些可能甚至不是致癌原基因(oncogenes)。陳凜也補充,現在IO藥臨床試驗大多針對的是第四期實體癌,第二、三期的分子標誌也需要新突破。 

王晰程、鄧微皆表示,他們任職的醫院多會進行RAS、MSI-H、BRAF、HER2等腫瘤分子標記的鑑定;此外,也會透過次世代定序(NGS)尋找是否有特別的變異,而這也是Rona Yaeger在2018年於《轉譯醫學年刊》提出的看法,當時還沒有針對可預測性生物標誌提出的大腸直腸癌療法。 

Deng Le也指出,許多低負擔(low-burden)患者不想要化療、多希望採取免疫腫瘤標靶治療;Axel Grothey也表示,他們正在嘗試一些之前沒想過的激進療法,使用在HER2突變患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