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 2020》疫情下生技製藥大廠併購減少? 業者:只是延緩 並未取消

2020/06/10
《BIO 2020》疫情下生技製藥大廠併購減少? 業者:只是延緩 並未取消
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下,從今年初以來,生物醫藥公司的併購(M&A)、幣值和總交易數都大幅減少,不過武田製藥(Takeda)、嬌生集團子公司Actelion表示,疫情並沒有影響他們的併購。

2020.06.10 環球生技雜誌 / 記者 吳培安 編譯

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下,從今年初以來,生物醫藥公司的併購(M&A)、幣值和總交易數都大幅減少,不過在美國時間8日,BIO 2020大會的線上數位論壇中,武田製藥(Takeda)、嬌生集團(J&J)子公司Actelion表示,疫情並沒有影響到他們對併購的規劃。

總體而言,與談人同意或許以短期而言,比起併購來說會有更多的授權和結構交易,但大型要廠的交易只是延遲了,而非取消。

 

武田代表:疫情造成併購時程往後延 並未取消

武田製藥全球商業開發部門企業發展代表Evan Lippman表示,企業併購是非常人力密集的活動,需要高度審慎評估跨多個單位之間的密集合作,而疫情可能使得既定的時程規劃往後延。

不過,Lippman表示,武田的併購、或是外部擴張,沒有因疫情而大幅調整;他認為,今年和往年的差異,是致因於併購中的人為因素,以及疫情剛開始的不確定性。

事實上,根據生物製藥產業智庫Evaluate公司的統計,即使新冠肺炎爆發大流行,但從年初到5月,每個月的授權交易數和過去兩年比起來,其實顯得相當穩定。

 

臨床試驗受延造成收購者風險增加

與談者之一,Horizon Therapeutics策略長Andy Pasternak認為,在疫情期間,雖然有些早期互動可以透過遠端完成,例如併購協商的首次接觸,可以透過e-mail、電話,也可以透過虛擬資料空間獲得某些臨床數據,但論及併購商業資產、或是製造設施等大型交易時,就會顯得比較棘手。

舉例而言,Horizon在今年4月以4500萬美元收購了小型生技公司Curizon Pharmaceuticals,並獲得其探索階段的口服選擇性溶血磷脂酸1型受體拮抗劑(lysophosphatidic acid 1 receptor antagonist),但現在因為疫情的關係,臨床試驗招募和數據讀出(data readouts)都受到延遲。

投資服務公司Torreya歐洲部門代表Stephanie Leouzon表示,對收購者來說,比起因資料產生的風險,會寧可花多一些錢來減少不確定性。

 

嬌生子公司Actelion:可用CVR彌補收購與數據之間的落差

罕見疾病療法開發公司Actelion(現為嬌生旗下子公司)商業開發長Nicholas Franco對此則認為,可交易的期待價值權(contingent value right, CVR)能夠當成一種彌補收購初期(initial acquisition)、以及預期取得數據兩者之間產生落差的方式。

Franco舉例,必治妥施貴寶(BMS)在併購Celgene時,就以每股9美元的CVR,與Zeposia、ide-cel和liso-cel等產品能夠準時成功獲得FDA批准的條件綁在一塊。但他也坦承,他其實傾向等待數據收集齊全,尤其是在牽涉到驅動交易的核心資產時。

Franco表示,比起20天或60天的交易,買家可以用更長期的角度,觀察上市公司交易的紀錄,而且還是有好的臨床試驗資料產出,在推動著併購的發生,不見得是股市價值的推動。他也表示,嬌生對併購的看法並無改變。

最後,Leouzon表示,疫情造成股市的動盪,也使得評估一家公司的價值變得困難,於此同時,也催生出一些看似簡單、現在看起來卻顯脆弱(vulnerable)的投資標的。

Leouzon表示,她和許多潛在的併購者談論後發現,人們嘗試找出估值的正確方式,也未必會因為一家公司的股價較低,而認為這是他們唯一該關注的目標。「人們並不希望投資行為變得掠奪性(predatory),也絕對希望找到能為雙方創造良善價值的方式。」

 

參考資料: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bio-covid-19-changing-how-biopharmas-think-m-as-not-really-say-j-j-and-takeda-exe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