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K4/6抑制劑市場漸萎縮 輝瑞Ibrance早期乳腺癌3期臨床再傳失敗

2020/06/02
CDK4/6抑制劑市場漸萎縮 輝瑞Ibrance早期乳腺癌3期臨床再傳失敗
近(30)日,輝瑞(Pfizer)宣布,旗下全球首個CDK4/6抑制劑Ibrance (palbociclib),用於治療早期乳腺癌的三期臨床試驗,無法突破無侵襲性疾病生存(iDFS)主要終點,宣告臨

2020.06.02環球生技雜誌/記者 彭梓涵編譯

近(30)日,輝瑞(Pfizer)宣布,旗下全球首個CDK4/6抑制劑Ibrance (palbociclib),用於治療早期乳腺癌的三期臨床試驗,無法突破無侵襲性疾病生存(iDFS)主要終點,宣告臨床試驗失敗。當前接受Ibrance治療的患者將被告知有關下一步的計劃,所有患者的長期追蹤也將按計劃進行。

該臨床試驗PALLAS,於全球21個國家/地區400多個中心,招募激素受體陽性(HR +)、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陰性(HER2-),第2、3期早期乳腺癌的男女進行試驗,並將Ibrance與標準內分泌療法聯合治療,但最終結果並未達到主要試驗終點。

9ec0a75f200f4a64a5b300aaf3b50d68-IBRANCE-monogra

Ibrance於2015年2月獲美國FDA加速核准,聯合Femara(letrozole)用於接受過全身性治療以控制晚期病情的絕經後(HR+)與(HER2-)晚期或轉移性乳癌的一線治療,是第一種以荷爾蒙為基礎的治療方法,目前該藥在90多個國家獲得批准。

Ibrance在2017年諾華(Novartis) 晚期或轉移性荷爾蒙陽性乳腺癌新藥Kisqali、禮來(Eli Lilly)乳腺癌新藥Verzenio獲准之前,曾獨享CDK4/6抑制劑市場2年多。但在競爭對手夾擊下,輝瑞也持續提升Ibrance的潛力,以便早日投入治療並產生更多商業機會。

不過,2018年輝瑞的一項研究結果也表明,Ibrance與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腫瘤學藥物Fulvestrant聯合,在HR+/HER2-乳癌婦女中,也未能展示出優於安慰劑加Fulvestrant的治療效果。

持續失敗結果下,輝瑞全球腫瘤研發長Chris Boshoff表示,此結果並非我們所望,但輝瑞會繼續探索另一項名為Penelope-B的試驗上,該試驗是以Ibrance治療手術前化學治療後具有高複發風險的早期乳癌患者,結果將於今年晚些公布。

 

資料來源: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pfizer-s-ibrance-misses-shot-at-big-new-market-early-breast-cancer-fail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