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西:借鑒CEPI緊急疫苗五要點 儘速公布新冠疫苗指引

2020/04/18
李敏西:借鑒CEPI緊急疫苗五要點 儘速公布新冠疫苗指引
國衛院感疫所李敏西研究員指出,根據全球疫情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到了夏天可能減緩但不會消失,到了冬天疫情可能會再度上升。因此,開發緊急疫苗對抗今年冬天大規模疫情,可說是刻不容緩。

國衛院感疫所李敏西研究員。(攝影: 巫芝岳)

作者/國衛院感疫所李敏西研究員、雲如臨研究助理         編輯整理/吳培安

(以下李敏西研究員以「李」簡稱)

去(2019)年12月初,中國湖北省武漢市開始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到了2020年1月,證實病原體為與SARS冠狀病毒相似的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世界衛生組織(WHO)將此疾病正式命名為COVID-19,並於2020年3月11日公告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關注(PHEIC)等級。

截至4月15日止,根據WHO的資料,全球已經報告了超過190萬例COVID-19確診病例(歐洲97萬、美洲67萬、西太平洋12萬、東地中海10萬、東南亞2萬、非洲1萬),其中累積死亡人數超過12萬人。

根據全球疫情分析,預測夏天的時候疫情可能減緩但不會消失;到了冬天疫情可能會再度上升,因此,開發緊急疫苗對抗今年冬天大規模疫情,可說是刻不容緩。

 

Q:全球目前疫苗的開發進度如何?

李:WHO已組成COVID-19疫苗專家委員會,並於其網頁列出目前的候選疫苗。截至4月11日為止,包括Nature子刊、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 整理,已有5個候選疫苗進入臨床試驗,67個候選疫苗尚在臨床前階段。

CEPI是為了加速開發新興傳染病疫苗,於2017年所成立的跨國非營利組織(NPO) ,由惠康信託(Wellcome Trust)、比爾與梅琳達·蓋茲基金會(BMGF)、歐盟委員會,以及8個國家(澳大利亞、比利時、加拿大、衣索比亞、德國、日本、挪威和英國)所贊助。

目前CEPI正支持WHO優先清單上所列之6種傳染病,包括:伊波拉病毒、拉薩病毒、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立百病毒、裂谷熱病毒和屈公病毒的疫苗開發。

根據CEPI的經驗,要建立公私部門協力夥伴關係(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 PPP),才能提升開發效率,因應新興傳染病帶來的威脅。今年3月30日,CEPI也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上發表,闡述如何快速開發對抗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用疫苗。

 

Q:我們能從這份CEPI發表的文章學習到什麼? 有哪些是臺灣可以借鏡的?

李:這份發表的重點有五個,分別是:選定合適動物模型;選擇成熟的抗原製造技術;選擇合適的佐劑;平行進行臨床前動物試驗、臨床試驗及量產;疫苗緊急使用授權(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EUA)的法規審查。

首先是選定合適的動物模型。根據SARS和MERS候選疫苗的動物試驗發現,冠狀病毒疫苗可能會因「抗體依賴性增強現象」(ADE),而產生肺部疾病的不良反應,此現象可能與Th2免疫反應有關。

因此,在合適的動物模型中,進行疫苗安全性及有效性測試非常關鍵。目前研究發現:恒河猴、雪貂及敘利亞倉鼠,都能被SARS-CoV-2感染,且能出現跟人相近的呼吸道疾病,但不確定牠們是否會產生ADE的現象。

此外,WHO也針對COVID-19動物模型,成立特設專家工作小組(ad hoc Expert working Groups)(www.who.int),希望未來能盡快公告疫苗動物試驗的準則。

 

Q:國內有哪些疫苗量產平台? 有機會從海外進口COVID-19疫苗嗎?

李:今年冬天將發生的COVID-19大流行,可預見到疫苗需求量將會非常大,屆時全球疫苗產量可能供不應求,各個國家也將管制出口。因此,各國政府應該針對自己國內的生產平台進行評估,來選擇最適當的生產平台進行疫苗開發。

開發緊急疫苗,必須選擇成熟且可量產的生產平台。目前人用疫苗生產的技術,主要有以下幾種:雞胚蛋、哺乳類細胞(如狗腎細胞、猴腎細胞)、昆蟲細胞、植物細胞、微生物(大腸桿菌及酵母菌)等。

目前國內兩家疫苗廠現有的生產平台為雞胚蛋、狗腎細胞及猴腎細胞,如何將這些生產平台應用到COVID-19疫苗緊急開發,將是決定臺灣今年冬天疫苗供應的關鍵因素。

 

高端疫苗位於竹北的工廠,為目前全台唯一PIC/S GMP細胞培養疫苗廠 (圖片來源:本刊資料中心)

高端疫苗位於竹北的工廠,為目前全台唯一PIC/S GMP細胞培養疫苗廠 (圖片來源:本刊資料中心)

 

Q:疫苗佐劑如何幫助疫苗開發?

李:由於COVID-19是全新的疾病,疫苗開發充滿不確定性,且產能可能不足,因此需要搭配不同佐劑,來達到抗原減量及避免不良免疫反應(例如ADE) 的雙重功效。

根據美國流感大流行的整備經驗,在大流行用流感H5疫苗開發的過程中,他們發現傳統的鋁鹽佐劑效果並非最佳,因此測試了多種新型佐劑,最後有Seqirus公司的MF59、葛蘭素史克(GSK)公司的AS03取得上市許可,可大幅降低疫苗抗原的使用量,進而提升疫苗供應量。

所以美國流感大流行的整備政策,是分別儲備疫苗「抗原」及「佐劑」。2013年新型流感H7N9流行時,美國即針對佐劑和抗原交叉組合進行臨床試驗,進而找到較佳的配方。

為了因應COVID-19流行,Seqirus、GSK這兩家疫苗廠,以及B型肝炎疫苗公司Dynavax(其佐劑為CpG 1018),已同意將他們的佐劑提供給研究單位開發COVID-19疫苗,4月14日Sanofi與GSK公司也宣布合作開發COVID-19疫苗,由Sanofi提供抗原,GSK提供佐劑。

 

Q:有加速COVID-19疫苗開發、讓疫苗有機會問世的方法嗎?

李:臨床前動物試驗、臨床試驗及量產(overlapping phases)平行進行,也是加速緊急疫苗開發的方法。

例行的疫苗臨床試驗申請,需要先完成臨床前動物試驗,無法應付傳染病大流行的緊急需求,折衷的方式就是進行滾動式審查,同時規劃臨床前動物試驗及臨床試驗平行進行,且在臨床試驗尚未完成之前就須規劃量產事宜。

目前進入臨床試驗的疫苗候選,有Moderna的RNA疫苗、Inovio的DNA疫苗、康希諾的腺病毒載體基因疫苗、深圳市免疫基因治療研究院的兩種慢病毒載體基因疫苗。

其中可以快速生產的平台,是RNA及DNA疫苗,因為它們可使用合成技術,不需要培養或發酵。這些技術平台已用於其他疫苗的開發,可以快速測試和放行。此外,這兩種平台似乎比較沒有ADE的危險,因此可以在未完成臨床前動物試驗就可進入臨床試驗。

 

Q:什麼是疫苗緊急使用授權(EUA)?

李:例行的疫苗上市申請,包括一、二、三期臨床試驗,不但相當曠日費時,也無法應付傳染病大流行的緊急需求。

因此,法規單位設計出緊急使用授權的規定,其精神是在公共衛生緊急情況下,能迅速開發出醫療對應措施(Medical Counter Measures, MCM),來幫助國家增強對化學、生物、放射性、核子(CBRN)威脅的公共衛生保護。

在美國,EUA發展歷史最早可追溯到 2001年911 恐怖攻擊以及炭疽病 (Anthrax) 郵件事件。在那之後,美國為了加強對類似事件的應變能力,先是在2002年通過了《生物恐怖主義法》 (PHSBPRA),而後又在2013年《流行病和所有危險準備再授權法案》(PAHPRA)和2016年《21世紀治癒法案》,修訂了聯邦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案(FD&C Act),進而完善了EUA法規,允許政府和企業為公共衛生緊急狀態做準備。

臺灣的《藥事法》也有緊急授權的相關規定,並曾於2007及2018年分別公告「新型流感疫苗查驗登記指引」,以及「腸病毒疫苗臨床研發策略指導原則」。有鑑於此,我建議法規單位應盡速公告COVID-19大流行疫苗的相關指引。

 

參考資料:

Lurie, N., Saville, M., Hatchett, R. and Halton, J., 2020. Developing Covid-19 Vaccines at Pandemic Speed.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March 30, 2020.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