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Sinclair Dunlop :臺灣亟需推動本土、早期基金!

2020/07/13
【投資】Sinclair Dunlop :臺灣亟需推動本土、早期基金!
成立近20年,目前擁有2億美金投資資金的Epidarex Capital是活躍於英、美、日早期生命科學和健康科技的風險創投公司。其創辦人Sinclair Dunlop,近期應國內投創圈Starfir俱

Investment | 投資 2020年 Vol.70

專訪英國最成功早期生醫風投Epidarex執行長

Sinclair Dunlop :臺灣亟需推動本土、早期基金!

成立近20年,目前擁有2億美金投資資金的Epidarex Capital是活躍於英、美、日早期生命科學和健康科技的風險創投公司。其創辦人Sinclair Dunlop,近期應國內投創圈Starfir俱樂部主席全福創投創辦人劉容西之邀來臺訪問,除了與創投機構進行交流外,並親自訪談了國內一些早期新創團隊。離臺前後,他接受本刊專訪,他呼籲:臺灣亟需推動本土的早期基金。

撰文/王柏豪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投資

圖說

風險創投公司Epidarex Capital創辦人Sinclair Dunlop應邀來臺,與國內投資及研發機構進行經驗交流,並尋求國內到傑出項目進行合作。

Epidarex目前投資者主要來自許多一流研究型大學獨立成立的基金、包括亞洲在內的家族投資資金、金融機構,目前在美國馬里蘭、英國愛丁堡和日本東京都設有辦事處。

Sinclair Dunlop本身出自華盛頓特區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國際商業和政治經濟分析師,因此和東亞主要資本市場都建立了良好網絡關係。Dunlop因為看好生命科學對人類疾病治療的價值,憑藉他在商業上的分析經驗,讓他一頭栽進新醫藥早期投資領域。

在成立Epidarex之前,Sinclair已經有過MASA Life Science Ventures的成功創辦經驗,該基金投資人主要來自日本和韓國包括小野製藥、日本最大心血管醫材通路集團在內的龍頭企業。

Sinclair表示,Epidarex現在投資者則來自許多一流研究型大學獨立成立的基金、以及亞洲在內的家族投資資金及金融機構。投資團隊成員在市場分析、投資評估和業務發展方面都擁有超過25年的經驗。

學術重鎮或百年大學蘊藏待發掘創新技術

Epidarex深入歐美各大生技創新聚落,但最特別的是,相較同行多蜂擁在如英國倫敦劍橋牛津的黃金三角、荷蘭阿姆斯特丹、波士頓、南加州矽谷、紐約等熱門城市,Epidarex更為關注如:英國工業之城曼徹斯特、及東北愛丁堡以及日本及亞洲等新興潛力之地。

Sinclair說:「許多世界級基礎學術重鎮或百年大學所在,仍少有創投駐紮,這些擁有深厚研究資源的區域裡,蘊藏許多待發掘的創新技術。」

「我們與這些領先的大學和研究機構合作,為最有才華的新創企業家增強資金生態系統,在這些被英國和美國風險投資不足的區域裡,為優秀的團隊提供資金以及變革的機會。」

Sinclair表示,因為是基礎學術研究,很多技術發明家並沒有商業化發展的經驗和概念。如果能在「Under-Ventured Markets」時就介入投資共同發展,許多高成長性的生命科學、新世代的有為科學家,將有機會增加更多真實價值。

Sinclair進一步說明,他所謂的「Under-Ventured Markets」,是比「早期(Early-Stage)」(即準備創立公司或進行商業化階段),還早大約8個月甚至18個月的是風險投資階段。

「這階段學術型研發居多,我們能及早透過各種研究補助計畫的申請,驗證概念或方法(Prove of Concept/Method)、Shape (塑形)及Translate (轉譯)許多傑出、創新的研究,以進行更有發展價值的開發,包括進行IP佈局。」

目前,Epidarex在美國馬里蘭、英國愛丁堡和日本東京都設有辦事處,除提供早期公司各種特定財務的支持外,包括協助各類研究計畫項目的申請。

不解決早期資金缺口 無法實現全球行業基準回報率

Sinclair此次來臺拜訪了臺灣包括台杉、上騰、晟德在內的主要創投,也親自訪談了一些包括新藥開發、精準檢測、智慧醫材等領域的新創技術團隊。

「很明顯地,臺灣在生命科學發展上,急需要解決早期資金缺口的問題,否則,就不可能建立規模公司,也不可能按照全球行業基準來實現商業投資回報率。」Sinclair說。

Sinclair認為,只有推出更多本地、早期基金,臺灣才能推動大型機構的投資者釋出更多資本,共同創造出最佳的新創風險投資氛圍及環境。

但這些資金需要由具備專業知識和能力的團隊領導,以發現新興的、變革性的生命科學技術,並創建極具競爭力的商業業務。這些新的風險基金需要有創建公司的實務經驗,要有能力「實際」執行臨時性的管理、業務計畫和策略訂定,能帶領團隊實踐關鍵性的運營以及發展里程碑。

「毫無疑問地,這些基金需要具備強大的技術能力,包括對核心技術的評估、競爭者的情報分析,以及能鏈結到世界級人才庫、投資者以及合作夥伴的全球網絡。」Sinclair強調。

>>本文節錄自《環球生技月刊》Vol. 70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