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啟惠: 臺灣應即刻投入疫苗、藥物研發 老藥新用為當前最佳策略

2020/03/27
翁啟惠: 臺灣應即刻投入疫苗、藥物研發 老藥新用為當前最佳策略
旅居在美國加州聖地亞哥,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中研院翁啟惠院士,由於身處美國生技醫藥研發重鎮,全球疫情升高後,他將自己對全球在檢測、疫苗、新藥開發上

2020.03.27環球生技雜誌/記者 王柏豪、彭梓涵

目前,旅居在美國加州聖地亞哥,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中研院翁啟惠院士,由於身處美國生技醫藥研發重鎮,全球疫情升高後,他將自己對全球在檢測、疫苗、新藥開發上的進度及見解撰文分享(完整全文將刊登於今周刊),他也將初步內容分享本刊,翁啟惠再次呼籲,「臺灣應即刻投入疫苗、藥物研發。」此外,「病毒序列已經突變,在爭取時間上,或許老藥新用是目前這次對抗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最佳策略。」

今年二月初,疫情才爆發,翁啟惠就以生策會會長身份對疫情發表談話:「2019新型冠狀病毒雖然比SARS致死率低,但傳播速度卻更快,目前趨勢很可能演變成流感般的傳染病,從防治角度來看,最有效的防治還是要積極發展疫苗來對抗。」

現在,翁啟惠仍認為,「新冠肺炎流行將成常態,全球都在積極尋找最準、最快的檢測,以及加速疫苗、小分子藥物研發」,因此,他呼籲臺灣自己應即刻投入疫苗、藥物研發。


核酸、抗體檢測搭配使用 擴大採檢
檢測方面,翁啟惠表示,目前檢測新冠病毒(SARS-CoV-2)最準確的方式仍是核酸檢測(RT-PCR),這個過程需要2-4小時,目前美國利用羅氏(Roche)與賽默飛世爾(Thermo Fisher scientific)的PCR儀器來做檢測,一部機器一天可以檢測約4000個檢體。

但為了加速檢測速度,目前也導入許多新技術,例如利用CRISPR技術加上螢光標記可加速檢測在一小時內完成。

而除了核酸檢測,也可透過檢測感染者身上是否存有病毒抗原或抗體,他也表示,雖然抗體檢測比核酸檢測快,但準確度還不及核酸檢測,若兩者搭配使用,可以擴大採檢範圍。

可以基因重組技術開發分子疫苗

疫苗開發方面,翁啟惠表示,新冠病毒傳染性高,疫苗開發不適合用流感疫苗傳統大量培養再減毒方式使用,但可用基因重組技術,將病毒的抗原基因合成,並在其他細胞上轉譯出蛋白質,當作分子疫苗。

因此,選擇甚麼樣的抗原作為分子疫苗至關重要,翁啟惠表示,通常會選擇病毒表面不常突變的蛋白作為標靶,如病毒表面重要醣蛋白--棘突醣蛋白(spike glycoprotein)部位當作抗原來設計疫苗。

另外,也可針對該蛋白上游基因mRNA或DNA作為目標。如目前已進行人體試驗的美國Moderna其與NIH合作的mRNA疫苗就是利用這樣的方法,他也表示,該疫苗已進入人體試驗,若順利,最快可於明年七月完成試驗。

老藥新用 對抗病毒最佳策略

新冠肺炎目前缺乏有效的治療方法,新藥開發方面,需時間較長,但新冠病毒與SARS病毒基因序列有80-90%相似,新冠病毒的蛋白酶(protease)、RNA聚合酶(RdRp)與其他病毒相似,因此,一些大藥廠也利用過去伊波拉、愛滋病或抗SARS藥,很快用到新冠病毒上。

目前,包含美國製藥公司吉利德的對抗伊波拉病毒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臨床試驗將於四月出爐。

翁啟惠表示,新藥研發要經過好幾年時間,可能研發結果出來後病毒已經突變,所以,或許老藥新用是這次對抗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爭取時間上,仍是目前最佳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