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翻陰謀論!《Nature Medicine》新冠病毒為自然演化而來

2020/03/19
推翻陰謀論!《Nature Medicine》新冠病毒為自然演化而來
美國時間17日,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和全球其他機構的研究人員在對新冠病毒(SARS-CoV-2)的基因組序列和病毒結構進行分析後,認為該病毒並非人為製造,並提出兩種自然演化的假說,發表於《Nature M

美國時間17日,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 和全球其他機構的研究人員在對新冠病毒(SARS-CoV-2)的基因組序列和病毒結構進行分析後,認為該病毒並非人為製造,並提出兩種自然演化的假說,發表於《Nature Medicine》上,推翻了陰謀論者的假說。 

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免疫學和微生物學副教授Kristian Andersen表示,透過比較已知的冠狀病毒株基因序列的數據,我們可以肯定地認為新冠病毒是來自自然界。 

在疫情爆發後不久,中國研究人員發布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定序結果。Andersen與團隊利用該基因定序數據,並特別針對棘突蛋白的基因模版進行分析,以了解病毒的起源和演化。 

研究團隊發現,新冠病毒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的受體結合區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 RBD)部分演化成可靶向人類細胞表面的血管張力素轉化酶2(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2, ACE2)受體,ACE2受體通常在人體是參與調節血壓的工作。 

研究人員認為,新冠病毒會如此有效地傳播,必須是透過自然選擇而產生的,而不是透過基因工程誕生的。 

除此之外,新冠病毒的總體分子結構也是顯示該病毒是自然演化的證據,研究人員指出,通常在設計一種新的冠狀病毒做為病原體或生物戰劑(biological warfare agent)時,會建構在已經確定會引起疾病的病毒基礎上,但是,新冠病毒的骨幹(backbone)與目前已知的冠狀病毒完全不同,反而是與在蝙蝠和穿山甲體內發現的病毒更為相似。 

Andersen針對新冠病毒的起源提出兩種假說,第一種假說為新冠病毒是在非人類宿主中透過天擇演化而來,再傳染給人類。雖說新冠病毒與蝙蝠體內的冠狀病毒非常相似,但研究人員尚未發現蝙蝠直接傳染給人類的案例,這顯示在蝙蝠和人類之間可能存在其他病毒宿主,這代表新冠病毒的受體結合區域和切割位(cleavage sites)在傳播到人類之前就已經完成演化。 

第二種假說為該病毒得非致病性版本從動物宿主轉移到人類身上,接著在人類身上演化成現在的新冠病毒。 

研究人員指出,從新冠病毒的切割位點來看,其與容易傳播給人類的禽流感病毒株的切割位點相似。這代表新冠病毒的切割位點也可能是在人類細胞中演化後引發了現在的大流行。 

該論文的共同研究人員Andrew Rambaut表示,很難準確地確認是哪一種假說造成現在的新冠病毒。 

英國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流行病學負責人Josie Golding表示,Andersen及其團隊的研究十分重要,科學證據指出新冠病毒是自然演化的產物,結束了有關基因工程的陰謀論。

 (編按:棘突蛋白是病毒外部的蛋白,可附著並穿透人和動物細胞膜,是病毒入侵細胞時不可或缺的構造。棘突蛋白中有兩個重要的結構為受體結合區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 RBD)和切割位(cleavage sites)。 受體結合區域可比喻為「可抓住宿主細胞的鉤子」,而切割位則可比喻為「使病毒裂解進入宿主細胞的開罐器」。) 

參考資料:https://www.biospace.com/article/stop-the-conspiracy-theories-novel-coronavirus-has-natural-ori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