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手記】臺灣生技「芒果乾」 | Vol. 70

2020/02/13
【編輯手記】臺灣生技「芒果乾」 | Vol. 70
我自己買過幾款不同的「芒果乾」,不少果乾厚實大片,且標榜低溫烘培、精湛烘培技術可完美控制火候,咬在嘴裡酸甜好滋味,營養美味都吃的到。一翻包裝背後出品標籤,不少時候發現登記廠商竟都是「生技」公司……

盛夏時節,凡從中國來臺灣的朋友,都說要去菜市場買芒果,或一定要去吃一碗「芒果冰」。這個原產自北印度和馬來半島的芒果來到臺灣,風味特別清甜。

十幾種芒果,文藝的臺灣又各給了他們濃厚的小資名字,包括:金煌、玉文、愛文、烏香等。

許多研究提及,芒果富含維生素A、維生素C和維生素D,以及多酚、磷等礦物質,能避免體內自由基過多,造成身體老化,適量食用,可以抗老化,甚至具有可抑制腦細胞死亡的效果。美國德州農工大學(TAMU)研究測試還發現,芒果多酚提取物對抗癌有一定影響,特別是乳癌和大腸癌。

將自然熟成的芒果製成「芒果乾」,柔軟香Q、果香撲鼻,真的很好吃,邊工作邊吃一口接一口,往往一不小心一包就吃光光,因為芒果本身甜度高,然後開始自責擔心:是不是吃太多了!?

「芒果乾」因為政治爆紅,可能還有望繼鳳梨酥之後,成為下一個臺灣享譽世界的伴手禮,我也看到已有日本節目就因此特別介紹了臺灣的「芒果乾」。

臺灣政治最為外國人稱道的奇蹟之一,是每一次都能創造出大為流行的周邊商品。也因為「芒果乾」實在是太解饞的零嘴或伴手禮了,所以我單純地跟著話題瞎起鬨,在近期一次出差買了幾包送給中國的業界好友。不料,這位才上完「不忘初心」幹部學習課程的友人拿了反覆看了又看,然後抬頭嚴肅地說:「小明,你政治判斷錯誤!」

但「芒果乾」畢竟是個好吃的零嘴,酒足飯飽後,聊著聊著,朋友也是一包吃光了!

生技公司賣芒果乾

這段時間內,我自己買過幾款不同的「芒果乾」,不少果乾厚實大片,且標榜低溫烘培、精湛烘培技術可完美控制火候,咬在嘴裡酸甜好滋味,營養美味都吃的到。

好吃有感的,我自然想知道是那個廠牌,一翻包裝背後出品標籤,不少時候發現登記廠商竟都是「生技」公司……

也或許正因為這些生技公司真有自己獨道的烘焙技術,所以這些芒果乾特別好吃。不過,這類公司真的稱得上是生技公司嗎?

其實,政府從沒有規定生技公司不能賣芒果乾,所以,臺灣充斥著各種琳瑯滿目的生技公司,一點都不足為奇,也把臺灣的生技產業點綴得跟市集一樣的熱鬧。

事實上,臺灣政府對生技產業的定義一開始就跟美國生技業很不同,美國生物科技、製藥業、醫療器材有非常清楚的產業範疇,政府則是一開始就採取了模糊的產業定義,或許不這樣,臺灣生技產業的經濟規模將非常小。

十餘年前,我去台南科學園區採訪台灣神隆的創辦人馬海怡,我記得非常清楚,當時她特別告訴我,「嚴格來講,台灣神隆是Pharma,不是Biotech Company 。」

但現在,臺灣資本市場的生技類股從製藥、醫材、醫美、食品、通路、設備、農業、檢測、醫療軟體等等都有,凡涉及各種生物科技相關的應用、開發製造及銷售,都可以是生技公司。

2019公司年報紛紛出爐時,獲利、淨值排名必然是同業爭相報導的題材。

一天,一個熱愛知識分享、同時好發議論的群組,轉貼了一則臺灣生技類股EPS獲利排名公司的報導,有人馬上發難:「請問,這些哪一家是生技公司?」,有人也馬上回應:「這不就是臺灣的生技嗎!」。

數年前,在一個論壇場合的茶歇交流時,一位臺灣新藥研發一哥一姐級的前輩,聽到有人提及某植物新藥產品獲得藥證的公司時,馬上出言:「它有什麼資格也叫生技公司?」,那種完全無法認同的話語裡,甚至有藏不住「鄙夷」的語氣。

各吹各調 不失喧騰和熱鬧

很多時候,究竟如何描述臺灣的生技業發展,我自己也常被問倒。相較之下,迄今,個人仍認為新加坡始終在生技產業的發展戰略上,都比臺灣更分明、清楚,也更具有連續性。

Biopolis興建之時,當時新加坡經濟發展局的人員就指著開挖的怪手對我說,「這裡將是新加坡的『生技研發』園區,還有個Tusa Biomedical園區,我們會積極招商跨國藥廠來這裡生產製藥。」

新加坡發展生技業規劃跟中國一樣都是以5年為一單位,從2000年起,開始打造生醫園區Biopolis、積極轉譯研究、擴展產業基金到現階段的亞洲疾病治療開發。20年過去了,事實也證明,新加坡政策一以貫之。

反觀,臺灣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改朝換代時政策就像斷代,曾有官員朋友甚至爆料,上一個朝代的政策名詞都不准在新政府簡報上出現。

臺灣生技政府口號跟產業發展,像極了我高中參加的軍樂隊,各領域產業是各排樂器,各吹各調;主旋律的小號組(之前的新藥/高階醫材到現在的AI/ICT)常吹高調時上氣不接下氣,於是同學你看我、我看你 ;教官一喊(政府/政策)指揮棒一敲,大家就繃緊皮努力表演,即使不讓人滿意,也總能博得一些安慰和喝采。

所以,臺灣生技「芒果乾」,即使你很不以為然這也叫生技公司,但好吃終究還是不爭的事實。

我們這期封面專題――生技新「食」代,也是如此,當許多生技醫藥研發公司正處在募資「寒冬」,一些賣保健品的生技公司猶如盛夏,有公司靠益生菌一年營收可達10億新臺幣。而到目前為止,臺灣還沒有一家生技新藥開發公司新藥營收有這種成績。

或許,這是臺灣生技產業的天命與在地特色,其實,生技業各吹各調,呈現多元面貌,也不失喧騰和熱鬧。年節在即,更在此希望,各生技領域的業界朋友們,2020年都能吹出自己響亮的符號,帶給臺灣民眾、國際朋友更多健康福祉!

相關商品
環球生技